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W.A.R.

#300fo点文

@死命肝文_叶辞安 

“当知更鸟的歌声再次回旋在你身边,我会回来,回到你身边。”

这是奈布离开前对艾玛许下的约定,但他们都知道这不现实。战争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结束,愤怒的矶汉那之火燃尽一切。

即便如此艾玛依旧相信他,相信自己的爱人能平安回来。

“我在这里等你。”

艾玛皱起眉,却依旧扯出一个笑容,她紧紧地用双手握住奈布的双手,抬至嘴边轻吻:“上帝让阳光从黑暗中发射,照亮了我们的心。”

“我可不吃你们那套。”奈布没有抽出手,而是微低下头凑到艾玛的耳边,“不过,谢谢你。”

艾玛抬眸瞪了他一眼,从脖子上取下红宝石项链给奈布戴上:“你要小心,不要逞强,注意敌人的一举一……”

奈布把手抽出来抚上艾玛的脸,凑近吻了上去。

“我该走了。”奈布离开她的唇,垂眸带着笑看向她,“你真是和我妈一样唠叨。”

艾玛的翠绿色眼眸隐约闪着泪光,转过身不再看着奈布,只是发出沉闷的带着些鼻音的声音:“恩,早点回来。”

就像目送丈夫外出工作一般,不舍却又平淡。

奈布又看了会儿艾玛的背影,终于还是启程了。

艾玛看到他离去的地平线照常升起了太阳,淹没他的身影。


奈布的身上总会带些伤,有些只是擦破了皮,有些却险些要了他的命。但他还活着,他还在贪婪地呼吸着浑浊的空气。

战地医院会给他疗伤,伤好些了,他又要冲上战场。

背靠着掩体,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中,飞速而过的子弹几乎擦着他的头顶没入墙垣,他深深吸一口气,扶正了头盔迅速转身站立,将上了膛的步枪抵在右肩,左手搭在掩体上扶着步枪前端,还未等彻底瞄准就扣下扳机。

第一发甚至没有擦到敌人的衣物,他拉栓后调整了些角度,终于击中对方的右肩。

敌方的增援并不迟钝,迅速发起了反击。子弹打在他面前的掩体边缘,几乎再向上一公分就要射入他的脑袋。

“操,我真的用不惯这玩意儿。”奈布重新躲进掩体的阴影,朝身旁的队友喊,“我们就不能冲过去吗?”

“你疯了?”队友也在炮火的巨响中向他喊,“冲过去还不把你打成马蜂窝!”

“啧,这也太烦人了。我们的增援还没到吗?”奈布从掩体的一侧探出些头,想要观察对面的状况,却在探出头的一瞬间被子弹擦过脸颊。他赶紧又缩回了头,胡乱用手背抹掉脸上渗出的血珠。

“鬼知道他们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只能先靠自己了,他们的子弹应该快用光了。”那个胡茬都还没刮干净的队友从上方胡乱打了一枪,赶紧缩了回来。

“我们这边也差不多。”奈布硬是扯出一个笑容,瞄了半天才射中侧面楼里敌人的右胸。对方似乎也是个用不惯枪的士兵,瞄准半天倒是浪费五发子弹,最准的一枪也只是划破了奈布的手臂。

“喂,要不我们聊聊天?”队友是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名为约翰逊,和奈布并不熟悉,看起来却是个热心的人。

“聊天?在这种地方?”奈布左右警戒着。

“就是因为在这种地方,聊天倒是可以让人头脑保持清醒。”约翰逊煞有其事地说着,看起来漫不经心,实际也在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敌人的攻击频率降低了些,应该是子弹不多了。

“随便。我没什么好说的话题。”奈布从一旁捡了件破损的衣服,团成一团朝上扔,又迅速闪到掩体侧面大致瞄准了敌人的所在位置。

对面似乎是被突然冒出的衣物吸引了注意,铆足了劲朝衣物愣是探着头打了半梭子弹,却没注意到掩体侧面的奈布,被他的子弹取了性命。

“运气挺好,死了一个。”奈布撤了回来,重新给枪上弹。

“可以啊,兄弟!以前干嘛的?”约翰逊从掩体上方连着打出几发子弹,不等对方回击也躲了回来。

奈布从侧面看到了他的战果:“佣兵,东印度公司的。你可比我厉害,那一下打伤了两个。”

“嘿,少说打出去半梭了,再不打中个一两个就没脸待下去咯。”约翰逊突然噤了声,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他们是不是没子弹了?”

“不能确定,你那边还有不用的衣服吗,丢出去看看。”奈布拉住想要冲出去的约翰逊。

他想了想,点点头又蹲了下来,从手旁抓了团衣服学着奈布往外丢,对面依旧没有动静。

奈布依旧不放心,伸出些枪想试探对方的动作,约翰逊却迫不及待跳了出去。

敌人却突然朝他连开几枪,甚至没做瞄准,任凭起初几枪打在泥土里。

约翰逊虽说受了重伤,对方却没有补上致命的一枪,似乎是彻底没了子弹。

奈布赶紧冲出去把约翰逊拖回掩体:“混蛋!喂,振作点,还活着吗?”

“勉强……”他的喘气声有点奇怪,听起来有些尖锐的刺耳声,“别管我,冲过去!咳、咳咳……”

“行了,你在这里等着,援军应该快来了,待会儿马上带你回去抢救!”

奈布拍拍他的肩,从另一边冲出去,正遇上靠过来的敌军。对方似乎根本没考虑到他的子弹还有剩余。

他抬起枪打出一梭子弹,打死一人,打伤两人,还剩了一人。

那人也剩了一发子弹,举起手枪朝着奈布胸口射击。

奈布被那一枪打得有些发蒙,胸前直觉一阵刺痛,却顾不上那么多,拔出腿侧固定着的战术刀划向对方喉间。

“我还不能死,艾玛在等我!”他怒吼着,脚下发力,冲向对方。

敌人也拔出刀直直捅向奈布,露出有些悲伤却坚毅的神情:“我也有家人在等我啊,混蛋!”

奈布左手从侧握住了他的手腕,右手动作一变,转从下方往上刺穿了他的胸膛。

“抱歉。”他把刀捅得更深了些,又拔出,任由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他胸前的衣物。他用刀划开敌人紧握着刀的右手的手筋,对方的战术刀滑落在脚边。随即奈布松开手, 敌人脱力向后倒去,胸前的伤口仍在往外冒血。

眼角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随即胸前又传来刺痛。

“嘶——”奈布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气,低头看向右侧爬了起来的敌人。

受了伤却仍意识清醒的敌人手持战术刀刺向他的胸口,却被什么坚硬物体阻挡了,他趁对方愣神的瞬间反手握住刀柄刺穿了敌人喉间的动脉,敌人却转而下意识把刀刺进他左腹,接着没了动作。

对方仍在挣扎,奈布抬脚把他踹远了些,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新的敌人,便走向失去了意识的另一人,毫不留情刺向他的心脏。

随即他瘫坐在干燥的泥土上,大口大口地索取空气,进入肺腔的却是带着血的腥味的浑浊气体。他不敢拔出左腹的战术刀,虽然刺得不深,但拔出刀会让自己陷入大出血的境地,反而可能失血而死。

他试图转移注意力,让自己保持意识清醒,直到友军到来。随即他想起了掩体后的约翰逊,便左手扶着刀刃不让它给自己造成二次伤害,缓缓站起身往掩体走。

在前线奋战了四年,眼见此刻他们占据上风,对方也有投降的意愿,他怀念起艾玛做的炸鱼薯条,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奇妙味道阻止他吃第二口,但他还是很怀念。

奈布终于走回了掩体后方,约翰逊带着尖锐声响的呼吸声变得微弱了,他几乎没再呼出气来,只有仍旧尖锐的吸气声一下又一下划破空气中的寂静。

奈布知道他撑不住了,他甚至可能听不到周围的声音。

远处传来车声和脚步声,奈布从掩体后探头,却看到对方医疗兵举着白旗向尸体跑来。另一边,赶来的援军像是没看到那些敌军一般向着放弃掩体的奈布跑来。

“结束了!赢了!结束了!他们投降了!”带头的那人看起来很兴奋,几次险些被绊倒,“还有活着的吗?”

奈布有些迟疑,他深吸一口气,向他大喊:“约翰逊!也许还有救,情况很危险!”

那人皱起些眉头,朝身后医疗兵打扮的人说:“快,快去看看!”

那些医疗兵便加快脚步,冲到奈布手指着的约翰逊身边。检查了一番,却摇了摇头:“不行了,太晚了。我们还是给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吧?”

“救他!我还活着!救他啊!”奈布几乎歇斯底里,他明明才刚看见约翰逊倒下,怎么会没救了呢,他明明也才刚刚杀死了敌方,为什么紧接着才传来投降的消息?

“你冷静点,你的伤势需要治疗。”医疗兵扶住他的肩,眼神示意身后其他人把约翰逊搬走,“我们会治疗他,我们会努力。现在,你需要配合我们治疗。”

奈布喘着气没再抵抗。他知道约翰逊没救了,也知道他们不准备救他。但他需要一个理由,需要一个让自己冷静下来的理由,他在欺骗自己。

突然,奈布想起了什么。他把红宝石项链从衣领里取出,却看到上面布满了裂痕。

敌人最后的那一枪,还有那把没有刺进胸口的刀,都是项链为他挡下的,是艾玛为他挡下的。

胸口不可避免还是留下了些伤,是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被宝石划伤的,但这总比被子弹贯穿、被刀刃刺中要好很多。

他终于还是流下了泪,沉默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安静地流着泪,又把泪咽进肚子里,不让别人知道。

被刺穿的左腹依旧传来剧痛,但他活下来了。他活下来了。

圆圆的,胸口披着橘红色羽毛的小鸟落在掩体上,叽叽喳喳唱着歌,唱着不知名的属于鸟儿的歌。

“是知更鸟。”为奈布处理伤口的医疗兵抬头看了一眼小鸟,似乎是笑了,但他带着口罩,让奈布无法判断他是否真的笑了,“没想到这里也有知更鸟。据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就是知更鸟在耶稣身边唱歌,缓解他的痛苦。”

奈布扭头更仔细地看着那胸前一片橘红的知更鸟,它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跳着转了方向,面朝奈布,又歪了歪头,一副无知的模样。

“我知道,”奈布的眼神柔和了些,“艾玛翻土的时候,它们也喜欢飞到她脚边唱歌,看见虫就捉了吃。”

“你女朋友?”医疗兵抬头看了看奈布,“她应该是个园丁吧?这些小馋鸟就喜欢吃虫,园丁们掘土难免会有蚯蚓出来,它们就过去叼蚯蚓吃。”

“是我老婆。”奈布抬手挠了挠脸颊。

医疗兵沉默了一下:“那她应该等的很着急吧,这都打了多久了。”

“我还是没有实感,我真的还活着吗?”奈布垂下头,轻声询问。

“活着,你还活着。”

“可是他们都死了。如果投降的消息早点来,或者我拉住约翰逊,我们再僵持一会儿,他们就不用死了!——嘶。”奈布有些激动,想要站起来,却牵动了伤口,便只能吸了口气重新坐下。

“不要乱动!没办法,这边距离比较远,消息总会慢一点。现在后悔也没办法了。”医疗兵叹了口气,把绷带固定住,“好了,暂时先这样,你还得去医院治疗。走吧。”

医疗兵站起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奈布也站了起来,回头又看了一眼掩体,知更鸟已经飞走了。





“你们这些馋鬼,吃我家果子的时候怎么没客气过?”艾玛把植物的根系上多余的泥土抖去,只留了一部分仍附着在其上。

毛茸茸的知更鸟啾啾叫了几声,又低头叼了只蚯蚓飞远了些。另一只刚吃完,便落在她脚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你们都唱了多久了,”艾玛把植物移到另一个园圃里,“他还是没回来。”

“谁?”

“奈布啊,那个骗子明明说知更鸟在我旁边唱歌的时候就回来,到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那还真是抱歉啊。不过现在这情况,也不算是我骗了你。”熟悉的声音在艾玛身后响起。

R.:reunion重聚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