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好学生,坏孩子

#300fo点文的校园pa

# @守得云开见月明_

温斯顿高校,这里并不是什么让人争破头也要进的名校,却总能培育出几个考入名校的学生,外人都说这里的教师是恶魔,能忍受住,就能成功。

艾玛·伍兹,正是这所高校里目前成绩最好的三年级生。她的成绩不仅来自她父亲,温斯顿名师里奥·贝克的培育,更源于她的天赋和努力。

“艾玛,3班的克利切又来啦!”特蕾西站在门口拦着那个蓄着些小胡子的男生,转过头朝着窗边正在给玛尔塔讲解数学题的艾玛喊。

艾玛抬起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轻声对玛尔塔说:“稍微等我一下。”

随即她迅速走到门口。特蕾西给她让开了一条路,依旧站在一旁。

“皮尔森,我真的不需要糖。”艾玛依旧保持着从容的微笑。

“艾、艾玛,克利切今天不是来给你送糖的!是、是这个!”他两只手捏着一张折了又折的白纸,递过去。

艾玛张张嘴,正要说些什么,身后传来玛尔塔的催促:“艾玛,还没好吗?”

她回头看过去时,玛尔塔朝她眨了眨眼,艾玛便了解了什么,回以一个更大的笑容,迅速地对克利切说了声抱歉就回到了座位。

 门口的克利切像是焉了般垂下头,板着脸走了。特蕾西探着头看了会儿,小跑到艾玛桌边:“哎,你说他还会不会再来啊?一天来一次他耐心也真够好的。也真亏他能避开里奥老师。”

艾玛顿了一下,笑容僵住了些,又重新笑了笑,说了句“是啊”,就继续给玛尔塔演示解题步骤了。

即将毕业的三年级生们都渴望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希望能在毕业之际对心上人说一句:“我会努力和你考同一所大学,我们大学再见。”

但实际开始爱情的却少有,大多都忙着复习、练习,谁还有精力去打理一份额外的感情呢?

克利切倒不信邪,偏要在高中时代就追到自己的女神。

“喂,奈布,你也帮我想想办法啊。”他把纸条扔到桌上,一屁股坐回椅子。

奈布回头拿起他的纸条,展开一看,歪歪扭扭“请和我交往”五个大字几乎占满了练习本大小的纸张,让人忍不住想后退。

“你这样肯定不行啊,”他晃了晃纸,从桌肚里找了张牛皮纸出来,又翻翻找找,抽了个浅粉色的信封,“来,拿这个,写点情话,到时候再装饰一下,就万无一失了。”

克利切倒是抱着头把手肘撑在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你知道的,我字难看,也不会写什么文章啊!”

这下奈布也沉默了,他的字倒是端正,却也写不来这种腻人的情话。思来想去,奈布决定请一个外援。

他把凯文拉过来,勾着肩轻声说:“阿尤索,有件事要你帮忙。”

凯文一脸嫌弃拍掉了他的手:“说吧,什么忙?我可是很忙的,还要和美丽的小姐聊天呢。”

“就是想让你教教我们情书怎么写。”奈布坐回位子,拿好笔和纸,等着他开口。

凯文愣了下,挑着眉问他:“你?写情书?给谁啊给谁啊,你悄悄告诉我,我肯定不跟别人说!”

奈布皱起眉,催促凯文:“别闹,你只管告诉我怎么写。”

凯文拉开奈布前桌的椅子,迈开腿跨坐在上面,扶着椅背好奇地看着他:“哎呀,你说是谁,我才能帮你想怎么写嘛!”

奈布回头看了眼依旧消沉着的克利切,只能小声说:“1班那个,艾玛·伍兹。不许告诉别人!”

“她?兄弟,放弃吧,那可不止是校花级别了啊,人家学习又好,老爸又是学校名师。还不如追她前桌的玛尔塔,也好看,成绩还可以,或者她同桌特蕾西,阳光型的,后桌的海伦娜,虽然视力有问题,性格好,成绩好,还可爱。”

“闭嘴吧你,就说该怎么写!”奈布不耐烦地捏住凯文的脸颊。

“知道惹知道惹,你航开窝。”他口齿不清地求饶才让奈布松了手,“那我说你写啊,那些空行什么的我也告诉你。哎,你们这些呆瓜真是麻烦。”

写完了情书,奈布把纸仔细折好塞进信封,从凯文那里拿了张心形贴纸封了口,丢在克利切桌上。

“好了,拿去给她吧。”

“我不去。”克利切趴在桌上,“她看到是我送的,肯定就不收了……奈布,要不你去吧!你就当帮兄弟一个忙,好不好?”

克利切抬起头,期待地看着奈布。

奈布撇撇嘴,重新拿起信封:“好吧,那万一她以为是我要告白怎么办。”

“哎呀没事,我女神怎么可能看上你这个臭小子,要真看上了也算我倒霉,我认命,行了吧?”克利切哈哈一笑,推着奈布就往外走。

奈布青筋一跳,心想:“好啊你个克利切,到时候别怪兄弟不留情。”

实际上对于把艾玛追到手这件事奈布也没有把握,毕竟奈布是个常年垫底、没有什么特长的学生,而她艾玛可是年级里有名的好学生,别说文理科成绩了,体育成绩也不差,从来没有一个不合格出现在她的成绩表上。

但他还是豁出去了,毕竟还是要帮一帮好兄弟的。

克利切把他推到1班门口就不知道溜到哪去了,只留下奈布一个人站在教室门口不知所措。他随手拦住正要进门的库特,想着把信封给他,让他代劳,转念又收回了手,凑过去小声说:“帮我找一下你们班艾玛同学。”

库特疑惑地上下观察了一下,“哦”了一声进了教室:“艾玛,有人找你。”

艾玛转头看见奈布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疑惑。她放下手里的笔,站起身往门口走,调整了表情露出标志性笑容。

“有什么事吗,萨贝达?”

这下轮到奈布惊讶了。按道理他奈布·萨贝达虽然成绩差,也没差到让好学生艾玛都记住他名字啊?再说自己又没什么特点,也就平时在里奥的课上开开小差。

愣神了一会儿,奈布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从身后拿出信封,调整了一下正反,把心形贴纸朝上,递出了信封:“给你的。”

艾玛张了张嘴,看着浅粉的信封有些意外。就在奈布以为他也要被拒绝的时候,艾玛却收下了那封信,扬起一个笑容:“谢谢。”

“糟糕,心跳漏了一拍。”当时奈布的脑中只有这一句话。

鬼知道他是怎么回的教室,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耳边嗡嗡声直响。不知道躲在哪的克利切突然冒出来拍着他后背,一脸兴奋样:“可以啊,兄弟!她就从来没收过我东西,唉,难道是我太帅气,她不敢收吗?欸,说说话啊,被我女神迷得神魂颠倒了?”

“你拉倒吧。”奈布被克利切这么一闹,终于缓过了神,“我看她是被你吓到不敢收了……哎卧槽!完了完了完了!”

“怎么了?”克利切看着慌张的奈布,有些懵了。

“我没写落款!”奈布转头就想往1班教室走,“我写完就折起来放信封里了,还没写你名字呢!”

克利切也愣了,下意识扯住他后领往回拉:“不是,那没写名字会怎么样啊?”

“你傻啊,她会以为那是我写的!”奈布停住脚,回头抬手往克利切头上一敲。

“可那确实是你写的啊?”

“笨!那是我帮你写的!”奈布强调了“帮”字,把他手拍掉。

正在他抬脚准备走的时候,午休结束了。负责他们这节课的里奥夹着教科书走到了门口:“萨贝达,你要去哪?”

两个人背后直冒冷汗,僵硬地回过身:“老师好!”

喊完就赶紧往教室里跑,勉强活了下来。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占据我的所有视线,

像是夜空中的启明星,你的存在让我想要努力,

我追着你,追着我的光,却追不上,

我想过放弃,但是不想松手,我怕松了手,你就不见了。

你是星星,是月亮,是我触手不可及的光芒,

我想像伊卡洛斯一样,用蜡做翅膀,飞向你的身旁,

我会坠落,但我不会后悔。

不奢求你的等待,只愿你能回头看看我,让我知道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喜欢你,从始至终。”
——

奈布端正的字沿着信纸的线延伸出去,一直到艾玛的心里,触着她心底的柔软。

“艾玛,傻笑什么呢?”特蕾西从身侧环住艾玛的脖子,凑过去看,“看不出啊,那男生看着傻愣愣的,写出来的情书这么感人啊。”

“是啊,”艾玛把纸折起来,塞回信封,“没想到他还有这个心思。”

特蕾西后退了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动心了?不会吧?艾玛,你平时挺理性的啊?”

“咳,谁说的,我就是,就是开心。”艾玛在座位上跳了跳,把信封小心地压在了教科书的最下面。

特蕾西摇摇头,无奈地回了位置,比了个嘴型:“骗人。”

第二天的午休,艾玛以找艾米丽为借口去了3班。

“艾米丽艾米丽。”她朝着教室内招招手。

艾米丽疑惑地走过去,回头看了一眼教室:“怎么了?不是说在学校的时候不要总来找我吗。”

“艾米丽,你帮我跟萨贝达说,我在楼梯口等他。”艾玛害羞地笑着,交代完就转身小跑着走了。

艾米丽暗道一声“怪了”,歪着头一边思考一边往奈布的座位走:“艾玛找你,她在楼梯口。”

奈布和克利切对视了一下,他看到克利切眼睛里的怀疑、震惊、慌乱。

“不是吧?你小子成功了?”克利切前后晃着奈布,几乎要把他摇晕了。

“不、不一定,我去看看。”奈布抬手把克利切的手掰开,呆愣地往外走。

“他居然成功了?”克利切转头寻求艾米丽的意见。艾米丽白了他一眼,回位置了。

奈布来到楼梯口的时候,艾玛却在给其他班的女生讲题。

她低着头,认真地给女生分析题干,偶尔抬手把遮挡了视线的刘海别到耳后。就算她的神情严肃,勾起的嘴角却依旧让她显得平易近人。就像是偶像剧里那些学霸男一号,艾玛会耐心地给所有来找她问题的人讲解题目,思路清晰,简单易懂。

不止奈布看得入迷,就连听着讲解的女生也时不时抬头,偷偷看一眼艾玛。

奈布看着艾玛的脸,不知不觉间她就讲完了题,扭头看到了奈布。

艾玛愣了一下,扬起笑脸,朝他走了过来。

奈布瞬间慌了神,移开了视线:“我,我不是故意要,呃我是说,我不想打扰你,所以……”

“我知道。”艾玛在他面前站定了脚,“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和你说,我不是星星,不是月亮,也不是太阳,我不会烧掉你的蜡。就这些。”

说完,艾玛眨了眨眼,也没给奈布反应的时间就转身往教室走。

奈布被说蒙了,半天也不知道艾玛是什么意思,只能回去请教凯文。

“哎你是不是……”凯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着奈布说不出话,“我真是服了你了,也亏你能追到她。”

“什么意思?她同意了?”奈布疑惑地看着凯文,一旁的克利切也急切地等待答案。

“唉。”凯文深叹一口气,“她说她不是星星不是月亮,意思就是说她不是触不可及的。她说她不是太阳,不会烧掉你的蜡,说的是那封信里伊卡洛斯的典故,伊卡洛斯用蜡做翅膀,想飞到太阳那儿,结果被太阳烧掉了翅膀,掉了下来。她的意思是说,你有希望。”

凯文简直没眼看那傻愣愣的奈布了。

“那,那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啊?”

“追啊!还能干什么!”克利切简直比奈布还要急,都忘记一开始要追艾玛的人是他自己了,“我怀疑啊,是里奥回家和艾玛聊天的时候,聊起了你这个天天上课开小差被点名的家伙。你以后就上课认真听,积极回答里奥的提问,还要抢着回答。”

“哦,这样就行了?”

“哪行啊!你还要做点好吃的,或者你买点小礼物给她送过去。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不能当面给她,她肯定不好意思收啊!所以你要悄悄放到她桌子上,早上趁没人的时候,往她桌子上一放,留张纸条,或者你干脆不留,她来得早,你故意给她看到你离开的背影。”凯文在一旁也帮着出谋划策。

奈布点点头,认真地记下了这些方法。

第二天奈布拎着小蛋糕来到1班教室时,艾玛已经坐在她的位置上看起了书。

“咳,”奈布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故作轻松地走过去,把蛋糕放在她桌上,“你还没吃早饭吧?吃吧。”

艾玛明显有些意外,仰着头尴尬地笑着:“我吃过了,谢谢。”

奈布愣了会儿,反倒有些恼羞成怒了:“给你你就收下,哪那么多话。”

“好好好,我收下了。谢谢你,奈布。”艾玛抬手遮挡住上扬的嘴角,含笑的眼睛直直看着他。

奈布被看得有点脸红,一言不发转过身就走。到了门口才唰地回身,指着艾玛喊了句:“明天是面包,等着!”随即噔噔噔地就走了。

艾玛在他离开后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看了会儿桌上的小盒子,便把它小心地收了起来,继续看书。

第三天奈布如约带了面包来,还顺便买了盒牛奶,一并甩在艾玛桌上:“面包牛奶。你明天想吃什么?”

艾玛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就……蛋挞!我想吃蛋挞。”

“知道了。”奈布点头,注意到了艾玛正在看的书,“动物农场?”

“恩?”艾玛低头看一眼书,饶有兴趣地抬头看着奈布,“你也看过吗?”

“没,只是有点好奇罢了。”他拉开艾玛前桌的椅子,直接坐下来凑到了艾玛的桌前,“讲什么的?”

这下艾玛犯了难:“说的是,有一群动物,脱离了人类,组建了自己的社会。”

“你觉得好看吗?”奈布趴在桌子上,仰头看着艾玛。

艾玛也看着他好看的蓝色眸子,撑着头拉近了距离:“我觉得挺好看的。正好我马上就看完了,借给你吧?”

奈布被突然靠近的艾玛吓到了,红着脸往后退了些直点头。

艾玛笑了下,直起身子继续看书。

奈布在她对面认真地看着她,越看越觉得好看,越看越是喜欢。

艾玛再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奈布正拿着手机对准了她,微不可闻的咔嚓一声表明了什么。

“不许偷拍。”艾玛装作生气的样子,抬手要去抢他手机。

“哎哎哎,”奈布移开手,“你这么好看,就让我存两张照片嘛!”

“你!”艾玛整张脸都红透了,也不去想着要抢手机,一心想移开话题,“我看完了,这本书借给你。看完记得还我。”

奈布收起手机,接过书小心地放进书包:“如果你还有什么书看完了,也能借我吗?”

艾玛点点头,从书桌里拿出几本书放到桌上:“这些我都看完了,你有什么想看的就拿走吧。其实学校的图书馆也能借到有趣的书,你可以去看看。”

“我就想看你喜欢的书。”奈布脸上的认真绝不是装出来的,他把桌上的书也一一收了起来。

倒是艾玛被他这句话说得有些害羞,半天没了声响。

“那我先走了。”奈布拿着包站起了身,把椅子推了回去。

“恩。”艾玛还沉浸在奈布刚才那句话里,不敢抬头看他。

再抬头时,奈布已经走远了。

之后的几天奈布总会带些吃的给艾玛,也陆陆续续把那些书还给了她,两人渐渐有了他们的共同话题,见面次数越来越多。

“爸爸说你最近上课认真很多,”艾玛吃着奈布带来的饼干,“成绩也提升了,一直在夸你从良了呢。”

奈布低着头挠挠脸:“没有,受你的影响罢了。”

“我们交往吧。”艾玛的声音突然近了些。

奈布抬头,看见她认真的神情,呆滞地点点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过了会儿又像是要跳起来一样,一脸惊讶抓住了艾玛的双手:“你说真的吗?”

艾玛点点头,左右看了下,确认没有别人之后,在奈布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从此温斯顿高校的三年级又多了一对恋人,当然,瞒着老师们。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