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最后的魔法(1)

#久违的更新
#希望没有掉粉
#不知道会写多长,先发了再说吧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当然。你知道你无法阻止我的。”
“你还是想要挣扎。你不是不清楚这会导致什么,她也不一定能……”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1074次,这次还是失败的话,你就没有下次机会了。”
“祝我好运。”
“命运女神护佑你。”

奈布·萨贝达的第1074次时间回溯魔法顺利发动。周围的景色唰地向后退去又向前推进,某个不曾出现过的方向上有什么在靠近又离去。
“不管看几次都这么奇妙。”奈布手上托着的透明水晶球内,像是褪色般的浅红玫瑰落下一片花瓣,在圆圆的小世界内炸开散落,渐渐消失。
身后忽地传来女孩的声音,把奈布吓了一跳。这与之前的1074次都不一样。
“先生?您需要帮助吗?“怯生生的声音像是在小心地试探着他。
“艾玛?”奈布转过身,半人高的脸上长着雀斑的女孩轻轻扯着他的衣角,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把脚向后撤。
“先生,您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艾玛——这个低马尾的女孩——立刻摇了摇头,“我是说,您需要帮助吗?我可以为您修复一些工具,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只要您能给我一些食物。”
奈布半蹲下来,用没有托着水晶球的手揉了揉艾玛的头,软下语气:“我没有什么需要修复的,但我可以给你一些吃的。”
艾玛立刻露出惊喜的神情,却立刻又暗淡了下去:“要把我卖给人贩子吗?”
“不,”奈布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回答,“我只需要你当我的弟子。”
女孩的表情显露出她的疑惑:“弟子?”
“最后的魔法使的唯一弟子。”奈布收回搭在艾玛头上的手,手心向上摊开在艾玛面前,“空间的妖精,请为我带来美味的食物。”
接着,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掌中聚集了光斑,组成了面包的模样。光斑啪地消失的同时,一个香喷喷的面包赫然出现在奈布手中。
“哇,您好厉害!”艾玛用双手挡在嘴前,睁大了眼睛。
“你也能学会的,艾玛。”奈布把面包递给艾玛,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轻轻笑了出来。
也许这次会有所不同吧?他暗自想着。

奈布首先教艾玛的魔法,是看到妖精的魔法。
“你要相信妖精的存在,深信不疑。”奈布托着他亮闪闪的水晶球,浅红色的玫瑰花只剩下一片花瓣,却依旧美艳地仿佛刚盛开。
“我当然相信,我都亲眼看见你施魔法啦。”艾玛嘴里嚼着香喷喷的面包,有些口齿不清地仰头说,“可是奈布老师,我还是看不到它们。”
花了这么多时间仍然看不见妖精,这对与他相遇1074次的艾玛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
奈布叹了口气,蹲下身:“艾玛,这里到处都是妖精。你要对他们深信不疑。他们一直都是我们的邻居。”
“邻居?您是说它们和我们一样是活着的吗?”艾玛停下了咀嚼,咕嘟一声咽下了面包,“妖精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生命吗?”
奈布睁大了眼睛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当然,他们当然是活着的。为什么你会觉得他们不是活着的呢?”
艾玛仰着头看了会儿奈布,接着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我以为他们……我以为他们只是一团一团的魔法。我是说,我原以为他们并不是活着的。”
“我懂了,”奈布又叹了口气,“接下来你要……”
“啊,好好看!”艾玛并没有听奈布在讲什么,她四处环视着,四周出现了新的景象。地面上、树梢上、草丛里、空气中,到处都是闪闪发光的各式各样的小小的妖精。
他们大多与那些故事书上的描绘一样,有些又不一样。那些树梢上的、空气中的都长着半透明的好看的翅膀,翅膀几乎是他们体长的一半。那些地面上的、草丛里的,大多都没有翅膀,却拿着长长的木质手杖,有些怯生生地看着她。
“真好看,”艾玛近乎被从未见过的美丽场景感动到哭出来,“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景象。”
“今后你可以一直看着他们,”奈布走到艾玛身边,温柔地看着她,顺着她的视线看着周围的妖精们。
这是他早已习惯了、不会再感到惊讶的景色,但对于艾玛来说,这份美景仿若虚幻。
他想起过去的1074位艾玛,她们对于初次见到的这份景色都显露出极大的兴趣与欣赏,都雀跃着想要追逐那些妖精。
但回过神时,奈布发现眼前的艾玛并没有那么“雀跃”。她安静地流下了泪,并不是号啕大哭,而是沉默着、笑着流下了泪。
“艾玛?你怎么了?”奈布蹲下来拭去她的眼泪,“哪里不舒服吗?”
艾玛用袖子一把抹去眼泪,用力地摇了摇头:“我只是,只是感觉有些怀念。我不知道,奈布老师,我不知道。我似乎以前就见过这幅场景,我似乎以前一直都看着这幅场景,我从出生开始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但我却觉得很熟悉。这是为什么呢,奈布老师?”
奈布愣在原地,看着艾玛清澈的森林般翠绿的瞳,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却始终没看到他熟悉的那个艾玛:“我也不知道。我希望我能知道,可是,艾玛,我不知道。”
他有些落寞,扶着艾玛的双肩垂下了头。
艾玛小小的手覆上他的脸颊,眯着眼在他的额头留下了轻柔的亲吻:“您为什么要露出悲伤的表情呢?艾玛就在这里呀。”
“她不在。”奈布轻声嘀咕着,却终是没大声说出来。
艾玛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自言自语,抱着他的脑袋,轻轻擦去了仍在落下的泪。
“艾玛就在这里,艾玛一直在。”

之后的事都变得简单了,艾玛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奈布从第一次遇到艾玛、教她魔法时就已知道妖精们对她的宠爱,其中尤以火妖精最亲近她。不过艾玛自身却有意无意地躲避着火妖精,奈布知道其中的缘由,时间还多,他暂时还不必太过在意。
“奈布老师,”艾玛放下悬在半空的右手,浅蓝色的光渐渐隐去,水妖精浮在空中扭头疑惑地看着她,“为什么有时候他们会自己行动呢?”
“嗯?”奈布合上泛黄的书本,抬起头看向艾玛,“与妖精的联系越是紧密,他们越能直接探察到你的想法。而你,艾玛,你与妖精的联系在我之上,在我所知的所有曾经的魔法使之上。”
奈布的语气中藏着些若有若无的骄傲,艾玛却隐约听到了一些其他意味。
“那么,就算我不说话,他们也能知道我想干什么吗?”艾玛伸出右手,蓝色的长着鱼尾的妖精靠过去坐在了她的手指上。
奈布点点头,把书放到一边,站起身闭上了眼,微微张开的双臂渐渐附上浅金色的光芒。没过多久,他的身后隐约浮现出戴着兜帽的温柔女性,温柔的暗金色光包围着她,艾玛看不清她的样貌,却感到一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时间管理者,艾玛脑中首先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当她想要回忆起更详细的信息时却只觉一阵眩晕,连刚才想到的词也忘得一干二净。
奈布并没有发出声音,身后的妖精却知道他想干什么。以奈布为中心,四周渐渐失去了色彩,附上和妖精周身的光芒一般的暗金色。河水停滞,振翅的蝴蝶也停在空中,艾玛手上的水妖精维持着惊讶的神情被凝固了,唯独风没有停歇,轻缓地拂过。
“和我相性最好的妖精是时间的妖精,时间管理者丽莎。”奈布看着闪过惊讶神情的艾玛,“无须多言,她知道我的所有想法。譬如停下周围一公里内的所有时间,只留下我们两人,和流动的空气。”
艾玛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就又闭上了嘴。
奈布回头看着丽莎点了点头,周围又恢复了原样,蝴蝶接着飞舞,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水妖精闭上了因惊讶而张大的嘴,摆动鱼尾躲到艾玛身后。
“唯一能够直接理解我的想法的妖精。”奈布垂下眼帘,身后的丽莎轻轻消散。
“奈布老师,您好厉害呀。”艾玛小跑到他身边,仰头看着他。
“这没什么,你也能做到。”奈布伸手揉了揉艾玛的脑袋,“继续练习吧,你还有很多要学的。”
“您总是说我还有很多要学的,可是我总觉得这些都是一样的。”艾玛嘟起嘴。
“是吗,”奈布勾了勾嘴角,看起来却有些苦涩,“那我们学点别的。”
……

“奈布,快来看!这里还有个幸存者!”艾玛在多年的学习后,已是独当一面的魔法使,也是成熟的女性了。她不顾奈布的劝阻投身进了战场,无差别救助伤员,为死者召唤死之妖精,指引他们去该去的地方。
奈布虽不赞成她的选择,却依旧寸步不离地跟着她,愈发地沉默寡言。
“别怕,我会救你的。”艾玛的手悬在伤口上方,轻阖双眸。
浅绿色的荧光愈合了伤口,幸存者的气息却越来越微弱。
“我还不想……救救我,求你,救我。我愿意,我愿意把我的灵魂给你,魔女。救我……”士兵断断续续说着恳求的话语,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到。
艾玛咬着下唇,停下了魔法,把他轻放到地上。
“我说过,你救不了他们。“奈布沉着脸,”会被留在这里的大多已经没有救了。“
“与其在这里说风凉话,还不如和我一起救人!“艾玛低着头怒吼,泪水挂在眼角迟迟没有落下。
一阵沉默之后,艾玛眨了眨眼,任那一滴泪掉到松软的泥土上:“抱歉,我不该向你发火。”“没事。我们走吧,这里没有可以救的人了。”奈布走到艾玛身后,担忧地看着她,代替她呼唤死之妖精,“死亡的妖精啊,请为逝者指引,带领他们走向太阳的光芒。”
紧接着,四周忽而出现了漆黑的迷雾。
迷雾渐渐变浓,将战场包裹住,死者的胸前却亮起了浅金色的微光,晃晃悠悠徘徊着。迷雾中隐约的黑影从每个死者的身旁走过,微光便像是被吸引了一般跟上黑影,漂浮着消失在迷雾的另一端。
迷雾散去的同时,奈布发现艾玛也不见了踪影。
“艾玛!”他慌了神,四周环顾着,却始终没看到那个棕色长发的身影。
唯独泥土上留下了她的讯息:“勿寻。”
奈布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紧皱起眉命令妖精:“空气的妖精,土地的妖精,树木的妖精,告诉我艾玛在哪里!”
奈布脑海中闪过艾玛将手指放在唇前的模样,他知道这些妖精被禁止透露她的行踪。
她到底想做什么?
奈布扯下兜帽,随便选了个方向匆匆离去。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