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重返故乡

#私设艾玛和奈布的孩子艾琳

#也许算是前篇:宝物

#文中“躲好”的梗来自同学亲身经历(要了使用的授权)


艾琳坐在摇晃的火车中,窗外风景从她的眼前晃过,青绿色的草地和时而占据视野的小山令她感到一阵温暖。有时她能看到开着大片紫罗兰的花田,一片蓝紫色中点缀着浅白,匆匆掠过她的眼前。

真是怀念啊,在花田边看着母亲照料花朵的童年。

父亲总是站在她的身边,牵着她小小的手,温柔地看着母亲悉心给花儿们浇水。她有时会问父亲母亲在干什么,父亲就蹲下身,把她抱起来,突然变得开阔的视线让她看到大片的花田都是金灿灿的向日葵,迎着风轻轻摇晃,面朝太阳张开他们的花瓣。

“你看,这些都是妈妈种的花。”父亲并没有回答她的提问,“妈妈现在做的事,就是让这些花继续追逐太阳,健康地活下去。”

小小的艾琳似懂非懂,摇晃着脑袋伸手去抓飞过的浅蓝色蝴蝶。

父亲这时把视线也放到了蝴蝶上,他淡淡地笑着,用一只手托着艾琳,伸出另一只手让蝴蝶停留在指尖:“嗨,小家伙。”

火车呼啸着进了山中的隧道,艾琳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将她从回忆中拉扯回来。

但她很快又陷入另一段回忆,那是她大约8岁时的事了。

8岁的艾琳刚有了自己的小房间,但她晚上总喜欢钻回父母的被子。那天,她记得她依旧蹑手蹑脚流进了父母的房间,捏起被单的一角想要钻进母亲的怀里。

还没等她盖上被子,父亲迷迷糊糊已经走到她身后把她抱了起来,随后转身走到了衣柜前:“躲好了,别被监管者发现。”

然后艾琳就被放进了衣柜里,父亲的脚步声渐远,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让艾琳知道父亲又睡到了床上。

艾琳悄悄打开衣柜,再次来到床边,再次捏起被子的一角。

这次是祖父迷迷糊糊走到了她身后,用软软的脆脆鲨玩偶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祖父掂了掂几乎没有重量的玩偶,帮母亲盖好被子,然后抱起了艾琳,又一次把她放进柜子里。

“躲好了,别被我发现。”

之后,艾琳似乎在柔软的衣物之间沉沉睡去,在睡梦中躲进了某个工厂的柜子里。

火车驶出了隧道,周围突然又变得明亮。艾琳闭了闭眼。

她记得第二天,母亲知道了她为什么在衣柜里睡着后,父亲和祖父几乎在家里的红色椅子上坐了一个上午。

艾琳想到这里,不自觉间勾起了嘴角。当时母亲掂着银色扳手的情景依稀还在眼前。

火车的速度已经渐渐变慢,她看到不远处简陋的车站依旧和她离开时一样。

拎着行李出了没有检票闸的车站,艾琳看到不远处环臂的祖父。他比艾琳离开时更苍老了一些,灼烧的伤痕和皱纹拧到一起,让他看起来愈发骇人。

“外公。”艾琳小跑两步到了祖父身边,把行李箱搁在地上,她踮起脚尖抱了抱依旧健硕的祖父。

祖父向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拍了拍艾琳的后背,在她松开手时弯腰提起了行李箱。

“啊,我自己拎就可以了。”艾琳把手伸向箱子的把手。

祖父用另一只手阻止了她,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艾琳叹口气,步伐轻快地跟在祖父身旁。

“外公,裘克伯伯他们都还好吗?”她想起了有时会来串门的那些人。

红色头发,看起来俊朗却总是苦着脸的裘克伯伯,他总是会给艾琳用气球做些小动物。艾琳对于他也并不害怕,总是微笑着讨要糖果。

有时和裘克伯伯一起来的,还有不会说话却很温柔的班恩爷爷,瘦瘦高高的杰克叔叔。

虽然很少一同出现,但除他们之外,还有很多人会来家里玩。其中,艾米丽阿姨和克利切叔叔来得最频繁。而弗莱迪伯伯总是会被祖父拿着脆脆鲨玩偶赶出去,见面次数也不多。

“恩。”祖父点了点头,把艾琳拉回现实。

艾琳跟在祖父身后,四处张望着观察没有多大变化的故乡。

这里的空气依旧清爽,微风裹着些许不知名的花香,还有分辨不出的菜肴的香味。她从路边摘了两朵紫罗兰花。

当艾琳看到大片未开的向日葵花田时,她知道他们很快就要到家了。

艾琳闭上眼继续着前进的步伐,这里的道路她比谁都熟悉,闭着眼也不会栽进小沟。

但还没走进家门,艾琳又睁开了眼。眼前正是两座相邻的墓碑,摆放着小小的花朵,干干净净的墓碑周围被打理的很好,墓碑上也几乎没有一丝灰尘。

“我回来了,爸爸、妈妈。”艾琳把刚才摘下的花分别摆在墓前。

父亲的墓摆上了蓝色的紫罗兰,母亲的墓摆上白色的紫罗兰。

艾琳淡淡地笑着,没再说什么。



忠诚的蓝色紫罗兰献给我的父亲奈布·萨贝达,抓住幸福的白色紫罗兰献给我的母亲艾玛·萨贝达。

4月20日,艾琳·萨贝达。于故乡。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