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全职奶爸奈布·萨贝达

# @杰克抱抱不足中 的点梗
#团宠瓦尔莱塔小姐与艾玛小姐w

第1日。

艾玛变成孩子了。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本应呼啸着飞上天空的狂欢之椅突然冒出白色浓烟,遮盖了连带艾玛的整个椅子。

“艾玛!”原以为自己赶不上救下艾玛的奈布冲上前,也许他还有机会把艾玛从狂欢之椅上抢走。但这股浓烟着实让他有些慌乱。

一边挥舞着手驱散浓烟,奈布义无反顾冲了进去。

“艾玛,咳,艾玛你没事吧!”

“丽莎在哪?丽莎的爸爸呢?”浓烟渐散,红色调的椅子上却只剩一个小孩,“丽莎要爸爸抱!呜——”

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艾、艾玛?”奈布手足无措看着孩子,她怎么看都是幼时的艾玛。

“艾玛?丽莎不认识艾玛。”小女孩眼泪汪汪地看着奈布,“哥哥,你知道丽莎的爸爸去哪了吗?”

奈布记得艾玛确实说过她原本不叫艾玛,也记得她在自己怀里落寞地说着往事时,她说自己是丽莎·贝克。

“丽莎乖,我是奈布,你有没有哪里受伤了?”奈布蹲下身保持和丽莎平视,仔细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伤痕。

“没有,”丽莎用力摇头,低马尾随着她的动作在身后晃动,“丽莎要爸爸,奈布哥哥帮我找爸爸好吗?”

奈布沉默了。

艾玛的爸爸——也就是丽莎的爸爸——不就是监管者“厂长”吗?

要他去找监管者简直是要他送死。

“呜——奈布哥哥帮丽莎找爸爸好不好?”丽莎见奈布犹豫的模样,眼睛再次充盈了泪水。

太可爱了。

奈布不忍心拒绝丽莎,只能轻柔地把她抱在怀里,小心地擦去滑下来的泪水:“好,哥哥带你去找爸爸。艾……丽莎不要哭了好吗?”

“恩,好!”她点头,伸手胡乱地抹去自己的眼泪,露出笑容一把抱住奈布的脖子,“奈布哥哥最好了!”

下一秒,奈布就被厄运震慑了。丽莎在奈布摔到地面前一秒被抱走了。

也许他应该先带着丽莎离开狂欢之椅的,毕竟里奥在椅子旁放了个园丁人偶。

呵,里奥。

“臭小子,离我女儿远一点。”

刚才是谁把自己女儿绑上椅子的?

奈布扶着晕乎乎的脑袋抬头看着里奥。

“爸爸!”丽莎开心地一巴掌糊上里奥的脸,“爸爸在扮木乃伊吗?”

里奥把头往后仰,摆脱了丽莎的手掌:“丽莎乖,等爸爸把这个臭小子绑上椅子。”

丽莎再次把小手掌拍上里奥的脸:“不可以!爸爸如果把奈布哥哥绑到椅子上,丽莎就,丽莎就不喜欢爸爸了!”

里奥应该瞒着丽莎放飞奈布的,失策了。他没想到奈布这么快就能攻略幼年丽莎。

呵,奈布。

紧接着整个红教堂都响起了警报声,看来艾米丽和海伦娜已经破译了所有密码机了。

奈布趁着里奥分神的瞬间完成自愈站起了身,把丽莎托起来抱进自己怀里,随后转身用护腕飞出好远。

他看见艾米丽刚才往门的方向跑了,那么当他们跑到门口时,她也该打开大门了。

果不其然,当奈布抱着丽莎翻过门板时,艾米丽和海伦娜已经在打开的门口等着他们了。

海伦娜侧着头仔细听着他们行动时的声响,似乎有些疑惑:“奈布?你怀里抱着什么吗?艾玛呢?”

“在我怀里。”奈布没有停下脚步,里奥就在身后不远了,“发生了一点意外,等跑出去了我再和你们说。”

艾米丽看了他们好一会儿,直到奈布已经抱着丽莎跑出大门才回过神,拽着海伦娜往门外跑:“总之我们先走。”

第6日。

“所以,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总不能让艾玛一直这副模样吧。”艾米丽听完奈布的解释,缓缓晃着手臂让艾玛睡得更舒服,“庄园的狂欢之椅都是裘克负责的,我想你应该去找他问问看。”

“我?我一去肯定就被岳父逮住了,我才不去。艾玛这样挺好的。”奈布伸手想要整理一下丽莎的碎发,却被艾米丽拍开了手。

“你想和克利切一样被拖走吗?”

艾米丽是在说前不久看到艾玛这副模样的克利切。

克利切当时刚完成一场游戏,有些精疲力竭地回到了求生者们的宿舍,在转角处忽地就撞上了全速奔跑的丽莎。

“呜哇!”丽莎一下撞进克利切怀里,揉着额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肚子被暴击的克利切,“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克利切随即遭到第二次暴击,当然,心里层面的。

他指着被奈布抱起来的丽莎:“伍、伍、伍、伍兹小姐!你怎么这幅样子?不对不对,就算是这样的伍兹小姐克利切也非常喜欢!伍兹小姐,请接受克利切的心意b……”

话未说完,身后的弗莱迪给了克利切一记手刀:“我看到门口的告示了。还有,尽量还是让这家伙远离艾玛吧,太危险了。”

“赞同。”奈布点点头,揉了揉不明所以的丽莎的脑袋,“丽莎交给我就好,你们管住克利切。”

“唉,行吧。”弗莱迪叹口气,和路过的威廉合力拖走了不断挣扎的克利切。

当然,是拖着他去进行下一场游戏。

又当然,开局前就告诉监管者克利切觊觎着年幼的丽莎。

现在,奈布可以安心照顾宝贝丽莎了。

大厅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艾米丽疑惑地转头看着门,把丽莎交还给奈布照顾,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还没穿上机械义肢的瓦尔莱塔,看起来今天她不需要值班。

“打、打扰了。”卸下了面具的瓦尔莱塔异常容易害羞,“我听说艾玛小姐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所以给她做了件丝绸衣服,你们看看合不合适吧。”

艾米丽接过瓦尔莱塔手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展开一看,是好看的嫩绿色连衣裙。瓦尔莱塔依旧在门外站着,两手在胸前局促不安地互相搓着。

“丽莎会喜欢的,谢谢你,瓦尔莱塔小姐。”艾米丽简单地折起裙子,挂在手臂上。

瓦尔莱塔似乎还有些话要说,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张口:“我可以看看艾玛小姐吗?”

艾米丽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后勾起嘴角侧身让出通道:“当然。不过你得小心名为奈布的守门犬,他可是很凶的。”

瓦尔莱塔脸上写满了兴奋,小心地踏进了求生者们的大厅,走到奈布面前,垂头看着浅浅睡着的丽莎。她慢慢伸出手想戳一戳丽莎柔软的脸颊。

奈布在瓦尔莱塔的手碰到丽莎之前轻轻喊了一声:“汪。”

瓦尔莱塔的动作一顿,有些失落地收回了手。

艾米丽走到他们旁边,抬手把不知什么时候拿来的艾玛的工具箱放到了奈布头上:“瓦尔莱塔小姐,没关系的。”

瓦尔莱塔的脸上再次充满了期待的笑容,她轻轻戳了戳丽莎的脸,随即满足了一般收回手,托着脸洋溢出幸福的微笑。

“对了,瓦尔莱塔小姐,你可以帮我们问问裘克关于那个狂欢之椅的事吗?”艾米丽把工具箱拿下来放到桌上。

“狂欢之椅,是说那个出故障的椅子吗?”瓦尔莱塔保持着双手托脸的动作歪了歪头,“我会问问看的,如果有什么消息我再来告诉你们。”

“谢谢你。”艾米丽把手臂上挂着的裙子也叠放到桌上。

“不客气,”瓦尔莱塔眯起眼笑了笑,向着门外走去,“那么我先回去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的。”

“恩,再会,瓦尔莱塔小姐。”艾米丽向她挥挥手。

“再、再会。”

第7日。

“奈布哥哥,丽莎想吃牛排。”小小的孩子拽了拽奈布的衣摆,仰头看着他。

“奈布哥哥,丽莎想去花园玩。”软软的孩子晃了晃奈布的手,仰头看着他。

“奈布哥哥,丽莎要哥哥抱抱。”可爱的孩子在奈布面前张开双臂,仰头看着他。

……

“咚咚。”

瓦尔莱塔听到监管者的大厅传来敲门声。

“奈布先生,艾玛小姐?”瓦尔莱塔打开门,看到了有些疲惫的奈布和他怀里的丽莎。

“有什么解决方法吗,我觉得我马上就会因为心动而死了。”

瓦尔莱塔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需要我来帮你照顾艾玛小姐吗?”

“不,不用。”奈布把头探进门内左右看看,“裘克在吗?他有什么解决方法了吗?”

“裘克好像说,他的新型狂欢之椅的效果最多只能持续一周,也许明天就会恢复了。”瓦尔莱塔思考了一下,“最快今天就能恢复?”

“谢谢。”奈布点点头,转身离开。

丽莎趴在奈布的肩上,朝着瓦尔莱塔挥挥手:“再见,好看的姐姐!”

监管者瓦尔莱塔在她的监管者生涯中唯一一次的倒地不起,就是现在。

第7日下午,午饭之后。

奈布牵着丽莎回到了房间:“丽莎,你想玩特蕾莎的机器人吗?我去帮你借。”

还没等丽莎开口,一阵浓烟升起。

“丽莎?”奈布有一瞬间慌乱,随即想起也许是艾玛回来了,再次安下心来。

“是艾玛。”烟雾消散,坐在地上微笑的正是艾玛,她张开手,抬头看着奈布,“奈布哥哥,艾玛要抱抱。”

她故意拖长了音调侃奈布。

“真拿你没办法。”奈布也微笑着,弯腰抱起了艾玛。

“欢迎回来,我的艾玛小朋友。”

评论(8)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