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Ghost

# @泷滢 的点文

奈布从没想过他一个整天宅在家里的人会遇到这样的事。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整件事很难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当迟钝的奈布注意到时,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奈布并不是没有工作,但他确实不需要经常出门。早已退伍的他每天的锻炼只要在家里的跑步机上进行,再买些健身道具,足以让他保持该有的良好身材和身体能力。至于工作,他只需要在电脑上敲敲键盘就能完成,闲暇时也能给人做些游戏代练赚钱。
当然,不得不出门的情况也是有的。
奈布难得出了一次门,再回来时总觉得似乎家里有些变化。但他说不出是哪里变了,只当是自己的错觉,脱下鞋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再出来时他看到自己的鞋子整整齐齐摆在门旁。
“我刚才摆鞋子了吗?”
奈布轻轻皱眉思考。
也许是他太累了,他需要休息。
奈布把毛巾盖在刚洗完的头上,搓揉着擦干头发上的水,随后披在肩上不去管。
他接着走到电脑前,黑色的屏幕倒映出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牛仔裤,纤细的腰身和手臂看起来并不像一直坚持锻炼的人。
奈布低头,自己穿的却是白色T恤和黑色的中裤。虽说并不算得上强壮,但他确实还是有些肌肉的。
“那刚才是谁?”
他确实是累了,但工作还得继续。
奈布坐在柔软的办公椅上,转亮的屏幕闪过了别人的脸。
那是个黑棕色长发的女孩,勾起的嘴角和脸上的雀斑显得十分可爱。但奈布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孩,更别提出现在自己的电脑上。
他还得工作,要尽快把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去好好休息。
奈布敲击着键盘,身后的某处有谁敲击着墙壁。
“隔壁在干什么?”
奈布暗自感叹这栋楼的隔音突然变差,继续着他的工作。

敲击最后一个字符,奈布从电脑前起身,做了一下拉伸动作,转身进了浴室想要洗一把脸再睡。
细小的清澈水流漱漱落下,不知何时被堵上的排水口处已经堆积起不少红褐色的水,隐隐飘出难闻的铁锈味。
奈布伸手把排水口打开,积水哗哗落进水管,流入不知何处的下水道。待积水排尽,他先是洗了一遍手,随后托着水往脸上泼,冲了一边脸。
“水管得换一个了,氧化似乎比较严重。”
他擦了擦脸,从浴室走出来。
当他躺在床上,把上衣唰地脱下甩到椅子上时,奈布似乎听见了女生短促而尖锐的叫声。
一瞬的疑惑并没有阻挡困意,奈布盖上他的被子迅速入睡了。

再次醒来时,奈布感到一丝不寻常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虽说不至于动弹不得,但依旧让她他有些难以行动。
轻轻挣扎了好一会儿,奈布清了清喉咙:“可以让开了吗,我饿了。”
天花板传来的孩子的嬉闹声,床底琐碎的脚步声,和不知哪个房间传来的椅子拖动的尖锐声音都顿时停了下来。
随后奈布听到脑袋旁边有清澈的女孩的声音响起:“你为什么没有被我吓到?”
他把手伸出被子外面,撑着床板坐起身依靠在床头,身上的某位也乖巧地没再阻止他,倒是吃力地拉起被子往他肩上披。
“我又不怕这一套,你不如去别家试试。”奈布伸手拉下被子,“你帮我把上衣拿来吧,在椅子上。”
他的脸似乎被狠狠捏了一把,但完全没有给他造成痛感。
看来鬼的力气还挺小的。
对方把上衣拿了过来,奈布却只看到了白色的上衣从空中飘来。
他一边穿上衣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声音在耳边响起,女孩似乎正趴在他的肩上。
“那你为什么想吓我?”他转头面向声音响起的方向。
“我是艾玛,”这一次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如果能吓到你,我就能不再飘荡了。带着镰刀的那些人会给我找一个愿意接受我的归宿。”
奈布又把脸转向那边:“奈布,我的名字。——那么,你为什么不换一家吓呢?你已经吓不到我了,不如直接换个人吓。”
“太晚了,”艾玛的声音离得近了一些,“太晚了,奈布。我渐渐变得虚弱了,我已经没那么多力气去吓别人了。”
奈布感觉有些愧疚,也许他一开始就应该提醒这可怜的鬼。
“那现在怎么办?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我可以尽量帮你。”
“如果能找到一个人收留我,我就可以不去吓人了,而且也不会因为太虚弱而消失。奈布,你可以,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收留我吗?”艾玛小心翼翼的声音从奈布面前响起,她似乎正乖巧地飘在——或者坐在——奈布的腿上。
“如果你想的话,当然可以。”奈布又把脸转正,却依旧不知道该看哪里。
看不到艾玛的身形确实有些麻烦。
“艾玛,你可以……”奈布沉思了一下该怎么表述,“你有什么办法让我看到你吗?”
艾玛愣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一般,声音的源头比刚才高了一些:“我差点都忘了,得让你看得见我才行。奈布,谢谢你!”
随着话音落下,奈布感到他的额头上仿佛落下一片羽毛,眼前渐渐浮现出正飘在空中的女孩。
放大的脖子和锁骨让他顿时不知该把视线落在哪。不过还好,下一刻艾玛就后退了一步,或者说后飘了一步。
奈布看着曾在电脑倒影上看到的女孩,有些好奇地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好软。”
完全不像是已死之人。
艾玛鼓起嘴,似乎有些不满,但又不像是在反感他的举动。
“那以后就要拜托你了,我可得跟你跟到底。”
“直到我死吗?”奈布稍挑眉,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
“当然。”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艾玛试探着抱住了奈布,“当然,如果你厌烦了,我也不是不可以离开。”
“不会厌烦的,”奈布揽住她,伸手轻揉艾玛的头,“有一个可爱的鬼当老婆,怎么会厌烦呢?”
他在艾玛耳根轻吻。艾玛也不反驳,只是更紧地抱住了奈布。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