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枪口的硝烟并不一定可见(3)

“嘿,混球,”克利切扭了扭手腕,“你要是敢伤害艾玛小姐,我就把你胳膊卸下来。”

“我不能保证。况且,我不觉得你有能力把我的胳膊卸下来。”奈布微仰起头。

“佣……奈布,不要对自己有太多自信,你还有许多要学的。”艾玛找了个位子坐下,等待列车到达目的地。

奈布转头看着艾玛,略微挑眉。

克利切走到艾玛旁边,隔开些距离也坐下了,侧着身子面向艾玛:“艾玛小姐是不是觉得克、克利切比那家伙厉害些。”

艾玛垂着头思考了好一会儿,一旁的奈布和克利切都在等待她的答案。

“很难说,”艾玛露出了为难的神情,“也许克利切先生能赢。”

“艾玛,你应该相信你的搭档。”奈布走到艾玛的另一侧贴着她坐下。

“比起刚组成搭档的你,艾玛小姐当然更信任我这个前搭档。”克利切勾起嘴角,挑衅地看着奈布。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向我宣战吗?”奈布站起身。

“既然是你提出的,那我当然同意。”克利切也站了起来。

车厢内此刻响起了清亮的女声:“即将到达[庄园]。”

紧接着艾玛也离开座位,两手分别从背后的枪套中迅速掏出枪,抵上两人的脑袋。

“继续你们幼稚的争斗,或者继续你们的生命,你们只能选一个。”

克利切把双手举在两侧,做出投降的姿态:“抱歉,艾玛小姐。不过请记住,克利切永远期待和你再次成为搭档。”

克利切不是什么小巷里的小混混,他知道什么场合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的心上人——以及他的潜在情敌。

奈布耸耸肩,后撤一步:“我听你的。”

艾玛于是把枪重新收回枪套,走到车门旁,转头对他们露出微笑:“现在,我们该下车了。”

[庄园]几乎整体都在地下,装修则像是个地底城市一般。地面以上的部分大多是面向公众的,也就是所谓的欧利蒂丝集团,而地面以下,就是他们的世界了。

“如果你需要了解这里,随时可以来找我,”克利切站在站台上,稍稍仰起头看着奈布,“没人比我更熟悉这里。”

奈布斜着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他能看出克利切确实是个有经验的杀手,工作上他们应该互相合作,而不是闹别扭。

艾玛满意地点点头,从西装内侧的口袋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交给克利切:“你之前拜托我的。”

克利切的脸上露出欣喜,他接过信封,检查了一边正反面,上面什么都没写,只有一个印有十字架的火漆封缄。

“教会的许可?艾玛小姐,真是太感谢你了!”

“没什么,正巧是我擅长的工作而已。”艾玛勾起嘴角,随后挥挥手转身朝着远离站台的方向走去,“奈布,走了。”

奈布看了看克利切和他手中的信封,转身跟上了艾玛。

克利切朝着与他们不同的方向离开,勾起嘴角轻吻信封。这是他的愿望之一,也是孩子们的希望。

“艾玛,那个信封?”奈布和艾玛并肩走在地底的街道上,他此刻对于这些新奇的建筑丝毫没有兴趣。

“是教会的许可证明,克利切先生的孤儿院需要这个证明。”艾玛上扬的嘴角与刚才不同,似乎暗藏着一些温柔,“那些孩子们需要那薄薄的一张纸。”

奈布的脸色柔和了一些:“你很喜欢孩子?”

“不,没有,我不喜欢。”艾玛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脱口而出,“但我无法放任他们孤立无援。这是别的话题了,你目前还无法知道。”

“但我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我会听你亲口告诉我。”奈布笑了笑,步伐也变得轻快。

“也许吧。”艾玛在高耸的建筑前停下脚步,仰头看着银灰色的细长高楼,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到了。”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