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LifeLine[Taylor×玩家同人]归来

#文笔渣注意!#

#ooc可能#

#请随意代入“我”^v^#(这个表情有点欠揍?)

#阿瑞卡乱入#

#设定基于一些自己对于生命线五部综合起来的推测(具体设定在最后)#

ok?↓

现在是,早上,6点……

为什么醒了?

隐约听到了敲门声,还在梦里?

现在是6点01,敲门声还在继续,还在变响,还没醒吗?

6点02,敲门声变得急促了,对方似乎是像把门卸下来。现在,似乎隐约出现了对方转动门把手的声音。

好困……

这不是梦!

迅速整理好衣服,把枕边的通讯器塞进上衣口袋,胡乱地套上拖鞋冲到玄关。敲门声接连不断。

在开门前先确定一下自己的仪容,玄关旁有一面镜子。快速的扫一眼,棕色偏黑的长发正服帖地垂下,前额的齐刘海也很整齐,脸上的睡意也不是那么明显,棕色的双眼也算得上有神,有些圆圆的脸上也没有睡觉时流下的口水,睡衣也很平整,米色底印着小熊图案的长袖上衣和同样米色底小兔图案的睡裤很符合自己20多岁的年龄,或许也不是那么符合,但也见得了人,虽然在镜子里其实是看不到睡裤的。

很好,开门吧。对方一定已经等不及了。

深吸一口气,轻轻地转动把手,对方在看到门开了之后猛地想要推开门,却被防盗链挡在了外面。

“你还好吗!我敲了好久的门了你怎么不开!你真是吓死我了!这样真的对心脏不好!真!的!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迟才来开门啊!我的花都要谢了!”爽朗的男声里带了明显的怒意和担忧,“好了好了,你快把这鬼东西拿掉吧。”

对方的脸从有限的缝隙里想要探进来,这才看清他的样貌。淡金色的短发显得非常朝气,棱角分明且白嫩的脸上没有丝毫胡子渣,看起来是细心打扮过了的,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不满。

“你是……?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呃,我是说,你是不是敲错门了?我想我们可能不认识?”语气中尽量避免显露出在休息日的早上被叫醒的不满,用平和的语气询问门口那个帅小伙。

“什!么!你不认识我?你说真的吗?我……不不不,你不会认不出我的,你一定在开玩笑吧!这世上难道还有人像我一样热情地跟你说话吗?哦,我不是说你的朋友们对你不热情,我是说,像我这么热情的不会有第二个人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怀疑,“所以,你不会真的不认识我吧?”

——噢,这个人可真能说。不过我还真没见过有谁……呃,泰勒?不会是,泰勒吧?他应该还在黑洞里?

“我……恩,我猜,你是泰勒?我不太确定,泰勒应该在黑洞里……”很好,问出来了,带着满满的不确信和怀疑。

“噢,我的天,你可真让我伤心。没错我就是泰勒!我可是好不容易从黑洞里出来的!噢,虽然这个‘好不容易’只能用来描述进黑洞前啦。”泰勒现在正被防盗链挡在门外,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暂时不在意。他的话中还带着无法隐藏的激动。

“对了对了!我跟你说哦,我能从黑洞里出来还是多亏了这个人!”泰勒从门与门框的空隙里努力地把头探进来,“呃,叫什么来着?让我想想——哦这不能怪我,我们才遇见没多久。你要知道,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虽然这之前还花了点时间打扮打扮,说真的这样说出来还真有点令人害羞——对了,你能让我进去吗?你都把我锁!在!外面多久了。噢我想起来了!是叫艾丽克?不对,不是这个。”

“阿瑞卡?”半信半疑地问出这个名字,猜想着对方是不是想说这个名字。

“对对对!就是她!真抱歉阿瑞卡,我差点就想不起你的名字了。”泰勒抱歉地向旁边说,不过这个角度很难在门内看到,“所!以!说!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给我开门啦,虽然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开门了。快把这鬼东西拿掉。”

“抱歉,这就帮你开门。”

把门轻轻关上后,取下泛着银色金属光芒的防盗链,链条发出微弱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再重新打开门。现在门已经完全敞开了。这时才发现,泰勒方才被门挡住的左手抱着一捧鲜花,仔细看发现里面都是淡粉色的玫瑰。

泰勒白皙的脸上隐隐约约浮现淡淡的红色,他略低下头看着那捧花:“哦,这些花……呃,我是说……你……这些花一共有36朵,我有去特意查过……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右手还维持着扶住门的状态,一瞬间脑内一片空白,但又瞬间闪过和泰勒一起渡过的几天,虽然只能通过通讯器聊天。但是那依旧给你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尽管只是用通讯器交流那么简单,但是自己非常明白那几天代表着什么。无时无刻不在担心那个人,通讯器的提示音永远都调在最响,并且即使睡觉时也握在手里或放在枕边。即使事件一度告一段落,即使他一头钻进了黑洞,通讯器永远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永远都能在第一时间让自己醒来,让自己和通讯器那头的人谈话。

而现在,那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精神焕发。他进入黑洞分明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但自己却觉得已经有一个世纪没听到来自他的消息,想要立刻抱上去。

然而自己真的已经抱上去了。泰勒在被抱住的前一瞬从胸前移开了那捧花。

“噢,你可真热情!”泰勒明显很开心,他把空着的右手搭上了那一头棕发,轻轻地抚摸,“恩,手感挺好的。”

“你们可以不要这么,在众目睽睽下秀恩爱了吗?”一旁带着斗篷帽子的女孩朝这边看来,想必她就是阿瑞卡了。

阿瑞卡摘下了斗篷的帽子,她的样貌看起来差不多17、8岁,这很令人难以置信,因为阿瑞卡是母亲曾经遇到的朋友。当初从母亲那里听到时的怀疑在遇到泰勒,听说外星绿怪和通古斯石之后转为了半信半疑,再到现在已经完全相信。(这是当然的,她都能把泰勒从黑洞里带回来)

顺带一提,母亲总是会说一些奇闻异事,这似乎是她的强项,像是V.亚当斯和亚历克斯,以及其他的一些。

“你真是……我是说,原谅我的失礼,你看起来不像是与我母亲曾一起冒险的阿瑞卡,虽然母亲只是在家里通过,呃,魔法?和你沟通而已。”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不要那么难听,但这明显会给对方带去困惑,“请允许我问一个冒犯的问题,你……您今年几岁了?”

阿瑞卡看起来并没有在意那有些失礼的话,反而轻轻抿起嘴唇嘴角上扬:“当然,对我来说和你的母亲分别似乎不过是一周前的事,我只是在那片混沌里发现了这倒霉催的孩子。哦对了,我还在那儿,你看到的只是我用魔法具现出来的影像。这不能维持多久,说真的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极限了。总之,看到你们团聚就好,我先走了。”

“你不看看我母亲吗?她现在……”

“不了,那会让我不想告别的。我能在那边看到一些。不过还是谢谢你。再见,如果有缘的话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

阿瑞卡笑着道别,她的身形渐渐变淡然后消失了,正如她所说,那不过是她的影像。

“好了,让我们来好好聊聊吧!”泰勒在阿瑞卡表示“不满”时已经松开了手,他现在正用两只手抱着那捧花,“我想现在你总该让我进门了?说真的我都快站累了。”

侧过身让泰勒进门,他看起来对房屋很好奇。轻轻关上门后,泰勒在玄关处脱下了鞋:“我该穿哪双拖鞋?你可得给我拿双可爱点的。轻松熊怎么样?当然如果你有其他可爱的拖鞋的话我也不会介意。”

忍不住勾起嘴角,从鞋柜里给他拿了一双小熊拖鞋,和自己的这双兔子拖鞋显得很是搭配:“去客厅坐着吧。说起来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

“当然!我还在想要不要问你呢。”泰勒很自然地走进客厅,好奇地环视了一番后,径直向沙发走去,“好了,我们来聊聊吧。你是想坐在我旁边,还是对面?或者你想坐在我身上被我抱着吗?我回来后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洗澡,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身上有什么味道。”

看来今后的生活会非常有趣,泰勒还是那么话唠。

fin.

来说说设定?

时间线:血线(2)/大概一年以上五年以内/→冰天雪地(4)/大概两天以上一周以内/→危机一线(5)/大约二十几年/→生命线(1)/大概两三天左右/→静夜(3)

玩家身份:245玩家为同一个人(假设为玩家A),13玩家是玩家A的女儿(假设为玩家B)。

隐藏的设定?

玩家A曾把自己遇到的各种奇闻异事当做睡前故事说给玩家B听,玩家B觉得很有趣就一一记了下来。

玩家B家里算是比较有钱,玩家A和她老公到某个不知名的海边买了套房定居了,原本的房屋(别墅?)留给玩家B,目前只有玩家B一个人住。

大概没什么了?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