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佣园]枪口的硝烟并不一定可见(2)

“弗雷迪老师,您不与艾玛小姐聊几句吗?”

海伦娜·亚当斯,[庄园]成员,代号[文学家]。

“明面上我和[厂长]决裂了,现在出现会给自己惹麻烦的。”弗雷迪推了推眼镜,勾起嘴角,“怎么样,海伦娜,下一次的任务你应该可以自己出面了吧?”
“是的,老师。”海伦娜闭着的眼睛稍睁开了些,微弱的光斑映入她的双眼,“多亏您的指导。”
弗雷迪走到海伦娜身边,轻拍她的肩:“是你的学习能力强,我可没什么能教你的。”
“老师谦虚了。”海伦娜的盲杖在地面轻敲,跟在弗雷迪身后走出房间。
“我接下来还要出庭,你先回去汇报任务吧。”弗雷迪站在小巷边的车旁,“代我向[园丁]问好,当然,不要提我。”
“好的。”海伦娜点点头,扶住滑下去的眼镜。
汽车沉稳的引擎声渐渐远去。
“接下来,该去向[园丁]小姐汇报工作了。”盲杖在地面的敲击声覆盖了她的脚步声。

“我们在等谁?”奈布环臂站在艾玛身侧,他侧头看着被黑色西装勾勒出身形的杀手。
“狼。”艾玛的手背在身后,笔直地站着。
奈布把手垂在刀柄旁,向前走了一步。
远处拄着盲杖的海伦娜渐渐走近,弯起的嘴角并不显得亲切:“嗨,[园丁]。任务完成了。”
“[文学家],你的汇报似乎晚了一些,是遇到了熟人吗。”艾玛向海伦娜走去,身后拿着枪的手缓缓移到身侧。
奈布也跟在她身后向前走去,手掌靠向小刀的刀柄处。
“只是不熟悉地形,绕了个远路。”海伦娜睁开眼,无法聚焦的双眼似乎正看着艾玛,“你是不是有礼物要给我?”
海伦娜站定脚步,旋了旋盲杖顶部:“对了,恭喜你有了新搭档。”
“这不算什么。倒是你,还适应新工作吗,需不需要回到幕后继续你的情报工作?”
“不必了,老师的工作需要有人接替。”
“那就好。希望你不要学习[律师]的叛变。”
“当然,你尽可放心。”
两人沉默了一瞬,随即又迈开了腿。
海伦娜闭上了眼,旋回了盲杖顶端的机关。
“走了,[佣兵]。”艾玛把枪收好,朝着与海伦娜相反的方向走去。
“了解。”奈布转头看一眼海伦娜,跟上艾玛的脚步离开了。

“你们看起来关系不太好。”奈布和艾玛并肩走在繁忙的街道上,他已经找不到之前跟在艾玛身后的那个毫无特征的男人了。
也许他只是混入了人群,但奈布确实无法再找出他了。
“派别不同而已。”艾玛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路线,“她可以信任,不过你要记住,她的服从对象并不只有[庄园]。”
艾玛向右拐进了小巷,随后打开了一扇有些陈旧的铁门。
奈布跟在她身后,顺着铁门内的楼梯向下走,直到他们看到像是站台一般的地下空间。
“要不是你们找到了我,我还真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欧利蒂丝集团就是[庄园]的挡箭牌。”奈布扭头看了一眼电子显示屏,列车似乎马上就要来了。
显示屏上的倒计时变为0时,列车从左侧窜出,减速停靠在站台边。
“走吧。”艾玛拍了拍奈布,一前一后走进了车门。

车内并不只有他们。
“艾、艾玛小姐!”身侧传来熟悉的声音。
奈布先是护在了艾玛身前,警惕地看着眼前蓄着胡子的邋遢男人,接着又想起来这辆车上的乘客多半是自己的同事,突然有些进退两难。
“没事。”艾玛把手搭上奈布的肩,“下午好,[慈善家]先生。[佣兵],这是[慈善家]。[慈善家]先生,这是我们的新成员,[弯刀佣兵]——我还是比较喜欢[佣兵]这个叫法。”
“艾玛小姐,克利切并不想要您用、用代号称呼克利切。”

克利切·皮尔森,[庄园]成员,代号[慈善家]。

“可这是规定,”艾玛顿了一下,“克利切先生。”
正上下打量着克利切的奈布唰地回头盯着艾玛,他站到艾玛面前挡住了有些红着脸想要说什么的克利切:“嘿,艾玛?”
艾玛抬头和奈布对视:“用代号,[佣兵]。”
“但你刚才直呼他的名字了。”他朝后指指克利切。
艾玛叹了口气:“你又不是小孩子。况且我们才刚成为搭档。”
“正是因为我们是搭档,所以我们需要互相了解。”他认真地看着艾玛的眼睛,并不理睬身后几乎要杀了他的眼神攻击。
“艾玛·伍兹。”艾玛右手覆上右半边的脸,似乎是被打破了某道防线。
“奈布·萨贝达。”他露出胜利的微笑,拍拍艾玛的肩。
“新人,我觉得你需要先学习一下如何尊重前辈!”克利切向前一步怒视着奈布。
艾玛拉住奈布的手臂把他轻轻往后拽,然后又扶上克利切的肩:“克利切先生,冷静点,[庄园]可没有前后辈之说。”
克利切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好、好吧,既然艾玛小姐这样说了……”
奈布发誓,他绝对没有在心里狠狠地鄙视克利切。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