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欧利蒂丝之夜——第一夜·图书馆的妖精

据说,晚上10点翻开图书馆的第9个书架的第5排第4本书,就能够看到在无人的桌前阅读的妖精。如果妖精也看到了你,那么你也许会被邀请一起阅读妖精的藏书,幸运的话,还会被邀请到妖精的国度。
这样一个传言一直在学生极少的欧利蒂丝学院流传,向来严谨的欧利蒂丝学院却没有刻意想要阻止传言的流传。
那么,或许这个传言是真实的呢?
不过学院的优等生奈布·萨贝达却并没有要相信的准备。
“图书馆的妖精?”奈布从那个传言中的书架上拿下第5排的第4本书,那是一本理科专业的书,和这个书架上的其他书籍一样。
“对,你没听说过吗?”艾米丽拿着从隔壁书架拿下来的医科类书,“晚上10点从这个书架上拿第五排第四本书,并翻开,就可以看到了哦?”
“艾米丽,我觉得你需要清醒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妖精这一类东西。”奈布转头看了她一眼,转身坐回桌前开始翻阅他的书籍。
“我想,她是存在的。”艾米丽小声嘀咕了一句,坐到奈布对面。
“谁?”奈布的听力不差。
艾米丽抬头看了看奈布,神秘地笑了一下:“一直坐在我这个位置的女孩,不过她似乎只有晚上10点之后才来。”
奈布轻轻“哦”了一声,又低头继续看书。
当他再次仰起头活动脖子时,他瞥到对面的钟表上时针近乎指向了十。对面的艾米丽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也许他下次该改改一开始读书就对外界的信息毫无反应的坏毛病了。
这么想着,奈布合上书转身想把书还到书架上。
“第五排的,一、二、三……咦?”奈布手指点着书籍的数目,他的书该被还到第四本的位置,但那里多了一本从未见过的书。
那本书不应该在这个书架上。奈布脑中第一个出现的是这样的想法,他把那本包装精美的书抽出,把他的理科类书放了回去。
奈布径直走到桌前,他看了一眼书脊和封面上的书名。
《妖精之国的邀请》。
“是谁把童话书带进来的?”奈布嘟囔着,对内容产生了一些好奇。
他翻开书阅读第一页。
“亲爱的人类朋友,你好。我是妖精之国的大门看守人。首先恭喜你,得到了看见我们以及进入我们的国度的允许。我们的公主,也就是著名的艾玛·伍兹小姐将会去迎接你。希望你不要介意她热爱阅读的坏毛病,她总喜欢带着书去那边,一边阅读一边迎接访客。”
奈布轻声读出第一页上的文字:“著名的艾玛·伍兹小姐?我可不认识这么‘著名’的人。”
“那是当然的,先生,因为我的著名只限于在妖精的国度。”对面忽然传来了清澈的女性的声音。
奈布被吓了一跳,差点扔掉了书。他看着桌对面坐着的女孩,她的面前摊开了一本书,书上的文字是从未见过的奇妙符号。那里本应该没有人,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你好,先生。我吓到你了吗?”女孩站起身,收起了面前的书,绕到奈布面前,“先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奈布,奈布·萨贝达。”他合上书,面前的女孩并没有消失。
“你是收到妖精的邀请的有缘人,只是合上书可不会让你看不见我。”女孩看穿了他的心思,“我是艾玛。走吧,门已经打开了。”
艾玛小心翼翼地牵起奈布的手,轻轻拉着他走到第5个书架前,接着她念了一串听不懂的话语,书架表面便像是变成了液体一样出现了涟漪。
奈布挑了挑眉,他转头看了一眼身旁娇小的女孩,又盯着那奇妙的书架。
“我们走吧?”艾玛把另一只手覆在他们牵着的手上,“Naib·Subedar,I admit you.”
奈布先是愣了一下,花了几秒钟接受了那个传言,随即用没有被握住的手拉起艾玛的一只手举到嘴边:“Thank you,my lady.”
艾玛红了红脸,催促着他:“好了,我们快走吧。”
她毫不犹豫踏入涟漪之中,两人的手相连,奈布也跟着踏入。
门的另一边,是奈布从未见过的神奇世界。高耸的建筑直入云霄,但并不令人感到压抑,浅绿色、浅粉色、浅紫色,各色的建筑让奈布感到有些雀跃。
“真是奇妙,我从没见过这么高的建筑。”奈布紧了紧握着的手,“而且它们看起来像是要倒了一样,却完全不会让我感到担忧。”
艾玛把食指抵在唇前:“这是妖精的魔法。”
奈布勾了勾嘴角,缝合的疤痕也跟着移动,他微微欠身:“那么,艾玛小姐,有劳了。”
“不必客气,奈布先生,”艾玛单手提起不知什么时候换上的——也许这又是妖精的魔法——过长的裙摆,行了一个礼。
手牵着手,他们穿梭在热闹繁忙的妖精的街道上。
艾玛忙于和妖精们打招呼,却也没有忘记给奈布介绍他们的特色。
妖精们似乎有不同的种类,大多都以人形为主,但有些也呈现出非人的形态,甚至还有人类的世界中绝不可能见到的类型。
“我总觉得我在做梦,可又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绝不是梦。”奈布四处张望着,对于街道上的一切事物都感到稀奇。
这并不是因为这里的一切他都从未见过,而是因为这一切都太过熟悉。奈布感觉这里仿佛依旧是人类的世界,但建筑的奇特设计、妖精们的各个种类和他们时不时用出来的魔法,这些都在不断提醒着奈布这里是妖精的国度。
“大家第一次来这里时大多都这么想,”艾玛转头回复他,“来的多了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来的多了?”奈布几乎是第一次把头转回去向着艾玛,这个他认为自己已经足够熟悉的女孩,“同一个人只可以收到多次邀请的吗?这还真是稀奇。”
“不,只要收到过一次邀请,且没有被撤销入境资格,你随时都可以来这里。”艾玛的嘴角上扬,稍稍凑近了些。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随时都可以从第5个书架来这里?”
“也不是随时,”艾玛歪了歪头,“晚上十点之后,在周围没有人,或者只有同样收到邀请的人时,翻开第9个书架上的邀请书,带着它走到第5个书架前,门就会打开。一直到早上5点前,门都会开着。”
奈布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他甚至想那张纸做下笔记。
“不过,”艾玛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严肃,“如果在这里待太久的话,是会变成和我们一样的妖精的。只要在这里的太阳落下之前回去就可以了,这并不难。要知道,我们这儿可到处是门,虽然入口和出去之后的地点是不变的,都是那个书架。”
奈布思考了一会儿,把这些逻辑关系都梳理了一遍,然后抬头看了看远处:“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应该回去了?”
艾玛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地平线处近乎落下的太阳,惊呼了一声:“奈布先生,我们快走!旁边就有一扇门,我送你过去!”
还没等奈布反应过来,艾玛就拉着他狂奔起来。妖精不愧是妖精,跑起来的速度像是在飞一样,虽然他们确实已经双脚离地了。
艾玛又在用什么小魔法了。
最终奈布被推出了门,赶在太阳落山之前。他从第5个书架出来时后,看了看钟。
时针指着10,分针指着5。
他又看了一眼挂钟下方悬着的日期卡,确实和他进妖精之国时的日期一样。
也许他找到了一个好地方?
于是,奈布几乎每天都会去一趟妖精的国度,在那里一直待到太阳快要落山。艾玛也每天都会去迎接他,陪着他四处逛,陪着他一起读书。两个人都属于一旦开始看书就无视一切的人——其中一个是妖精,但艾玛总是能在太阳落山前拉走奈布。
终于有一天,奈布拖了一个大行李箱来到了妖精之国,箱子几乎和半个奈布一样高。
“奈布?”艾玛在门旁边一脸惊讶,“你怎么带这么大的箱子过来?”
“秘密,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奈布眨了眨眼,拖着箱子往妖精图书馆走,“走吧,昨天的书还没有看完。”
“恩,好。”艾玛跟在他身后,悄悄地研究着箱子。
虽然她能用魔法小小地窥视一下箱子的内部,但这并不道德,艾玛只能作罢。
不过一旦有了书籍,艾玛就可以忘记奈布的那个大箱子了。
她依旧快速地沉浸到了书中,对奈布不闻不问,只是自己看着她的书。奈布也和艾玛一样,自顾自沉迷于自己未曾了解过的知识中。
当艾玛终于脱离书时,太阳已经在地平线处踟躇着将要落下。她急急忙忙合上书,使劲要慌奈布:“奈布,奈布,你该回去了!”
“艾玛?”奈布给书夹上书签,抬头看着她,“不要急。”
“怎么能不急?你现在必须要回去了。”艾玛用力拉着奈布。
奈布抬手拍了拍艾玛的肩,示意她坐下:“艾玛,我想好了。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所以我要留下来。”
艾玛一下子愣住了,她站在原地:“喜欢我?留下来?”
“没错。虽然我说不出那些文绉绉的话来,但我喜欢你的这份心意是最真诚的。”
“可是,你的家人?”
“艾玛,我的家人早就离开我了,我对于另一边没有任何牵挂。更何况,其他时间段里人类不能进来这里,妖精却可以去人类世界,不是吗?”
“确实如此,我经常会去那边看看书。”
“这不就好了吗?我留在这,偶尔回去看看我的朋友们。其他时间,我就和你在一起。”
“奈布……”艾玛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奈布打断了。
“你不喜欢我吗,艾玛?”他的表情有些悲伤,像是一条被遗弃的家犬。
“我当然喜欢你,”艾玛突然凑近奈布,提高了一些音量,“可是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
“艾玛,”他笑着,“我不是为了你留下的,我是为了自己能一直看到你才留下的。”
太阳渐渐藏到了地平线之下,他们在暖洋洋的落日最后的余晖下相视无言,随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你赢了,奈布。”艾玛抚摸着奈布变化了的耳朵,眼中充斥着爱意。
“是我们赢了。”奈布闭上眼,感受着他从未感受过的周围的一切。
现在,奈布·萨贝达也是一名合格的妖精了。他将会和艾玛一同,迎接人类世界的访客们。

“亲爱的人类朋友,你好。我是妖精之国的大门看守人。首先恭喜你,得到了看见我们以及进入我们的国度的允许。我们的公主,也就是著名的艾玛·伍兹小姐,和她的丈夫,奈布·萨贝达先生,将会去迎接你。希望你不要介意他们热爱阅读的坏毛病,两位总喜欢带着书去那边,一边阅读一边迎接访客。请你放心,他们已经改掉了太过沉迷于书籍的毛病。祝你旅途愉快。”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