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我终于不再是我[花冠]

#佣园
# @槲荾。

艾玛还记得幼时父亲的笑容,他们一起看着夕阳落下,一起在温暖的屋子里享用晚餐。但这一切都早已逝去。
艾玛的内心并不奢望回到过去那般富裕的生活,她唯一渴望的是父亲能够回来。这对于她而言依旧是近乎无法实现的幻想。
可一封来信打破了禁锢艾玛的枷锁,她得到了回到过去的机会。
——
亲爱的 丽莎·贝克 小姐:
近来安好?
想必您依旧怀念过去的生活,对于令尊应是十分想念。在此,我们提供一个机会给您,帮助您找回令尊、回到幸福的生活中。
希望有幸得到您的拜访与参与。地址将在信封中的卡片上写明,届时请务必出示卡片。
愿您度过快乐的一生。
诚挚的,欧利蒂丝庄园
——
这样的一封信对于艾玛而言极具诱惑性,尽管她知道这背后一定暗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她必须去尝试一下。
欧利蒂丝庄园,或许会是新的生活的开始。

“是你……”艾玛看到了眼前的监管者,他举着手中的鲨鱼状武器。
艾玛还记得小时候她总喜欢抱着她的鲨鱼玩具,她会欢笑着告诉里奥这是她的好朋友。现在,这位“好朋友”在帮助她的父亲。
“好久不见,爸爸。”艾玛没有要逃走的准备,她站在原地看着许久未见的父亲。
里奥也没有把武器挥下,沉默了许久,缓缓放下了手:“丽莎,原谅爸爸,好吗?”
他蹲下,轻轻抱住艾玛,就像过去一样。温柔而暖和的怀抱仿佛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爸爸,我可以帮你。”艾玛拍了拍里奥的后背,“他们不会怀疑我。”
里奥没有说话,拍了拍艾玛的草帽,放开她便转身离开了。
艾玛知道,里奥并没有答应她的提议,却也没有反对。一切都交由她来决定。
“抱歉了,艾米丽。”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原谅我、宽恕我,我已是坠入地狱的恶魔,是无药可救的瘟疫。我将夺去你们的一切,包括生命。这一切没有理由,我只是为了自己。

艾玛跟着艾米丽解开了一台密码机,随后他们遇到了弗雷迪。艾玛并没有下手。
直到他们开始破译第二台密码机,艾玛在校准时总是会失误,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艾玛,你怎么了?”艾米丽看着艾玛。
“不,没什么,抱歉。”艾玛转头看了看周围。里奥还没有来。
在艾玛第三次失误后,弗雷迪皱起了眉:“伍兹小姐,希望你可以认真对待,我们不是在玩。这荒谬的游戏确实会杀死我们!”
“抱歉。”艾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好像有人来了,怎么办?”艾米丽继续破译着密码机,似乎有些焦急。
“别担心,我去引开他。”艾玛停下了手,“我会在周围。”
艾玛确实让监管者离开了他们周围,不过她回来时手上似乎多了些玩具。
“伍兹小姐,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没什么,一个玩具而已。”
她在弗雷迪身后举起了她的“好朋友”,狠狠挥下。
“艾玛!”艾米丽被突然倒地的弗雷迪吓得跳开,也被突然出手的艾玛吓得不轻。
“艾米丽,不要怕,很快就结束了。”她朝着艾米丽再次挥舞武器。

当里奥再次来到艾玛面前时,他已经把克利切绑到了狂欢之椅上。艾玛的身后也躺着皮开肉绽的弗雷迪和艾米丽。
弗雷迪似乎还在轻微地抽搐着,艾米丽却被干净利落地敲开了后脑。
“希望你不要后悔,丽莎。”里奥走到弗雷迪旁,把他拖到了狂欢之椅上,“欢迎加入我们。”
艾玛微笑着,她知道自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爸爸,我们会像以前一样快乐。对了,我可以亲手埋葬艾米丽吗,我不想让她被绑到那个椅子上。”
“当然,你有权决定你的猎物的下场。”
就像庄园主有权决定下一轮游戏的参赛者。

——
尊敬的 奈布·萨贝达 先生:
展信佳。
我们有幸收到您的来信,得知您参加游戏的意向。请于本月25日之前来到欧利蒂丝庄园,地址将在信封中的卡片上写明。
卡片即入场凭证,请勿遗失。
愿您在此寻找生命的真谛。
诚挚的,欧利蒂丝庄园
——
当奈布来到这座空旷而寂静的庄园时,已经有人在等待着了。
他并没有要去打招呼的准备,战士的直觉让他想要远离那个看起来单纯的女孩,但作为人的他不可控制地被吸引着。
“嗨,你来得真早。”女孩主动来和他搭话了,“我是艾玛·伍兹,你呢?”
奈布抿着唇观察了一会儿艾玛,最终抵不过自己加速的心跳:“奈布,奈布·萨贝达。”
艾玛露出甜甜的笑容:“那么,萨贝达先生,想和我一起在庄园中探险吗?”
奈布扯了扯兜帽,用他最平静的语气掩饰狂跳的心脏:“当然。还有,叫我奈布就好,艾玛小姐。”
“那么,奈布也叫我艾玛吧。”她耳根红红的,转头走上楼梯。
奈布注意到二楼的扶手有一截是崭新的,似乎最近才刚维修过。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只是表明这座庄园老旧却仍有人居住。
粗略地逛了一圈二楼,他们又回到一楼。艾玛看起来对这里并没有多大兴趣,视线一直停留在奈布身上。
“艾玛,你看起来像是很了解这里。”奈布的语气有些冰冷,他一直知道艾玛是个危险,现在他不得不确认这个危险是否只是错觉。
艾玛愣了一下,转过身依旧笑着:“我之前已经在周围看过一圈了,毕竟到得早嘛。”
奈布被她的笑容晃了神,随即侧过身不去看她。
艾玛歪头看着奈布,她思考了好一会儿,就在奈布转头想问她发生了什么时,艾玛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
“奈布,我喜欢你。”
奈布顿时后撤一步,蹭的红了脸:“艾艾艾、艾玛,你说什……”
“我喜欢你。所以我们谈恋爱吧!我对你是一见钟情,当然不是什么三分钟热度,而是会渐渐升温的喜欢。”
艾玛的笑容里充满了认真,让奈布无法拒绝。
“恩,那我们今后就永远在一起吧。”奈布彻底抛开了对艾玛的怀疑,缓缓靠近她,将她拥入怀中。
同时,剩下的两人到达了。
“咳,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打开门的是瑟维和特雷西,魔术师和机械师。
“不,没有。你们好呀,”艾玛轻拍两下奈布的肩,随后互相都放了手,“我是艾玛·伍兹,以及我的恋人,奈布·萨贝达。”
奈布点点头,视线黏着在艾玛身上。
“瑟维·勒·罗伊。”
“特雷西·列兹尼克,叫我特雷西就好。”
“对了,我先带你们去房间吧。”艾玛握住奈布的手,“之前在餐厅的桌上看到了房间安排,钥匙在你们的邀请函里。”
“有劳了,我的女士。”奈布在艾玛脸上留下一吻。
无论艾玛对他而言有多么危险,奈布都会允许她继续存在,直到他死去。

四人在庄园里一同生活了一周,瑟维有时会在艾玛的请求下给他们表演一些魔术,特雷西喜欢研究庄园的各个角落,有时也和艾玛聊一些女生的话题,他们似乎很聊得来。
奈布总是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艾玛,炽热的视线引来艾玛一次次的回头和相视一笑。
他并不奢求更多,也不敢。
如此平静的一周之后,是激动人心的游戏开幕之时。

“特雷西,你看,我在箱子里找到了一个手电筒。”艾玛从箱子里翻出沾了些血迹的手电筒,似乎还能用,“带上吧,可以用来让监管者短暂失明。”
特雷西看起来有些为难,她看了看手上的操作手柄:“可是,我有我的机器……”
“也许这个更能保护自己,相信我,特雷西。”艾玛递出手电筒。
“恩,好吧。那你呢?”
“我有我的工具箱就足够了,我会尽力避开的。而且,你看,那边还有个箱子呢。”
“那我去引开监管者,你去找找其他人吧?”
“好,你注意安全。”
用不惯手电筒的求生者如同踩入陷阱的小白兔一样,简单而快速地就会被抓住。

“嘿,瑟维,你看到奈布了吗?”艾玛靠近站在原地的魔术师,伸手刚要拍肩,就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艾玛?那是幻影,我在这儿。”回头一看,瑟维正向她招手。
“原来你在这儿。”艾玛走到他面前,轻轻拍肩确认真伪,“我刚才捡到了监管者的武器,现在他可没办法抓我们了。”
“可……特雷西似乎被淘汰了。”
“特雷西的事我很抱歉,我当时就在附近却来不及去帮她。不过我正是在那里捡到的这个,看起来是监管者不小心落在地上了。”艾玛笑了笑,“走吧,我们去破译密码机。”
瑟维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是在为特雷西默哀,不过他很快又抬起头:“走吧。”
毫无防备的魔术师被击倒在地,没有再反抗的机会了。

“你们对艾玛做了什么。”奈布与面前的监管者对峙着,他站在墙边,随时可以用他的护手甩开面前这个高大的“厂长”。
“你不需要知道。”里奥拿着从裘克那借来的火箭。还没有用惯火箭的里奥还不能用它来冲刺,不过他会适应这个武器的。
“她不该在这里,她不该和你们一样成为杀人魔。”奈布皱起眉,地上的箱子里摆着一把信号枪,他也许可以用这个来干扰监管者,不过还不是时候。
里奥正想说什么,身后却传来了艾玛的声音:“爸爸,现在只剩一个人了!我可以放他……奈布?”
艾玛的视线原先被里奥遮挡,跑近时她才看见了警惕着的奈布。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艾玛没有多想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艾玛,地窖已经刷新了,快走吧。”奈布勾起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
举起的武器在半空中停滞,艾玛愣愣地看着他,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下手吧。”里奥在旁边催促着,“下手吧,丽莎。”
“艾玛,逃出去,然后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
“丽莎!”
……

——
就连温柔摇曳的你的身影,都无法成为唤回我的钟声。
——

艾玛紧闭着双眼挥下武器,鲜血四溅。
“奈布,我已经无法回到以前的生活了。”她微笑着,脸上却挂着泪。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