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花冠

#给群里的 @槲菱

艾玛在小小的木舟中沉睡,她将随着海流渐渐漂向无人知晓的海水深处。小船晃晃悠悠,载着她的梦,载着奈布的心。
没有人知道艾玛的想法,她无法再向任何人述说。她是落败者,是游戏的牺牲者。
她冰凉的身体将消失在天边,但她的名字被镌刻在教堂的小小石碑上。她将以艾玛·萨贝达为名被宣告死亡。
——
红教堂的天空被乌云掩盖,狂风呼啸着祝福,钟声敲打着赞词,幸福的新娘站在十字架的顶端一跃而下。
曾经纯洁的教堂此刻充斥着鲜血,惊叫声回荡在空中,监管者为每个人献上祝福。
但他们不会屈服。破译了的密码机,损坏倾斜的狂欢之椅,染血的十字架见证他们的抗争。
“艾玛,快去开门。”奈布在门前站定,警戒着周围的风吹草动。艾米丽和玛尔塔也在。
“好。”
她坚信着奈布,正如她相信自己。
直到门打开的一切都进展顺利,艾玛等着他们都走出去,才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
可监管者不会允许。他迈着大步直冲艾玛,高高举起手中的武器,毫不犹豫挥下。
“艾玛!”奈布转身看到被打伤另一条腿的艾玛,想要返回门内帮助她。
玛尔塔和艾米丽合力拉住了他:“你想去送死吗?艾玛已经救不了了,我们快走!”
奈布看着艾玛被绑上门边的狂欢之椅,两手被同伴拉扯着不让他前进,眼前监管者在渐渐逼近。
“快走!”
艾玛挣扎着,却无法阻挡倒计时的进展。
奈布依旧站在门口不愿离开,他有信心安全救出艾玛,他必须救出她。
“奈布,求你了,快走。”艾玛控制不住流泪,她害怕死亡,她也害怕失去奈布,“帮我活下去。”
奈布不再挣扎,任由玛尔塔把他拖出那根判定逃出的线。
椅子被劣质火箭推着冲向天空时,奈布听到轰鸣声之下有一个轻柔的声音对他说:“我爱你。”
艾玛笑着离开了。
奈布却从此陷入了噩梦。
如果他选择去救艾玛,是不是他们都可以活着离开?
——
奈布在海边站了许久,海水已推着艾玛离开。
“你知道你不能陪着我了,为什么还要说爱我,”奈布朝着海水踏出脚步,“你知道我也爱你,我想去找你、陪着你。”
他缓缓地向海水更深处走,水底的细沙混着石块,奈布却不在乎刺痛着脚底的尖锐。
“艾玛,我是忠诚的廓尔喀人,我忠诚于你。我也是不害怕死亡的廓尔喀人,我可以为了你自己奔赴死亡。我是迟钝、冷漠的廓尔喀人,可是我却对你付诸众多感情,我敏锐地感受到你的感情,也明白了我的感情,可是我却来不及将这两份感情融为一体。”
“艾玛,比起我,你才是无情的人。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可是你却让我独自活下去。你让我‘帮你活下去’。”
他停下了脚步,任由沉浮的海水淹没他的下巴、他的嘴。有时海水也会覆盖他的鼻子,他却毫不躲避。
他确实不怕死,但他必须带着艾玛的份一起活下去。
——
奈布永远记得那一天,艾玛被带着飞上高空的一瞬间,她闭上了双眼。
也是那一瞬间,奈布被杀死了。
如今的奈布·萨贝达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机械地重复每一天,勉强养活自己。
他每天都到那个被重新整顿的红教堂,聆听神甫的祷告,见证恋人结为夫妻,洁白的十字架陪伴他。
那里立着艾玛·萨贝达的墓碑,也埋葬了奈布·萨贝达。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