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我会回到你身边

#感谢@江无忧 的梗:被判定死亡之人的回归
#有一个原创路人用来被打

奈布·萨贝达已经被宣告死亡了,每一份资料都是这么写的,然而艾玛却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

他们在那场死亡游戏中获胜了,他们应该是全员逃出的,但是受了伤的奈布却在逃出的前一刻被监管者再次击中。
致命伤。
监管者没有去理睬那些“踩了线”的求生者,也没有把奈布绑起来放上椅子,他转身返回了。但是奈布确实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艾玛抱着近乎躺在地上的奈布,捂着他背后触目惊心的伤口,她想要哭,但是没有眼泪出来。
“这个表情,我不喜欢。”奈布尝试用轻快的语气安慰艾玛,但是他有些吃力。肋骨被打断了,肺部似乎也被断裂的肋骨刺穿,他抑制不住想要咳嗽。
艾玛张着嘴,她想告诉奈布她会救他,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泪水也好,话语也好,都被堵在艾玛的心口。她感到胸腔一阵沉闷,又有些刺痛,她仿佛受伤了。
“你应该笑着,艾玛。”奈布伸手抚摸艾玛的脸颊,仿佛春天的微风一般虚幻。
“你一定可以得救的,奈布,你一定可以活下去的。艾米丽,快来帮忙啊,你为什么要愣着!”艾玛带着哭腔大喊,她转头无助地看着艾米丽。
艾米丽捂着嘴摇了摇头,她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艾玛不能哭,她想相信奈布还是有救的。
“艾玛,我爱你。咳……”奈布渐渐虚弱了,鲜血随着咳嗽溅落在衣领,肺部传来剧痛。他艰难地想要伸手擦一擦嘴角,但手刚一抬起就牵扯到了伤口,他不得不放下手。
“让我任性一次吧。虽然我不能陪你了,但我爱你。我会变成星星,永远爱你。”奈布露出了笑容。
“不许来找我。”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他感到有些困倦。
“我也爱你,奈布,我也爱你!所以不要离开我,求你了!”艾玛抱紧了奈布,她恳求着奈布,也恳求着神明。
但是奈布还是走了,他变得冰凉,变得僵硬。

艾玛没有在葬礼上久留,但是她委托给奈布做墓碑的匠人在墓碑上加了些字。
“这里睡着奈布·萨贝达,与他的妻子丽莎·贝克相伴。”

——

艾玛总是喜欢在夜晚到花田附近的森林里躺着,这使她感到内心无比宁静。
夜空中的星星围绕着她,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她听到有人对她述说着爱,她感受到夜晚的微风轻轻抚过她的脸,如同那天奈布的手掌一般清凉。

但总有些人会觊觎艾玛常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它是艾玛用获胜的奖金给自己买的结婚戒指,她和奈布的婚戒。
当然,如果还能得到艾玛本人的话,更是完美了。
这一切都是彼特·库尔勒的作案动机,也是他跟着艾玛来到森林的理由。
他试图从艾玛看不到的角落悄悄接近她,但草地总会暴露一个人的行踪,尤其对于艾玛而言,细微的声响都能够惊动她。
“是谁?”她坐起身,警惕地看着身后。
“好吧,宝贝,是你逼我的。”彼特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他扭了扭脖子,渐渐逼近艾玛。
艾玛也缓缓起身,考虑着如何在森林里甩开眼前这个危险人物。
不过彼特没有给艾玛转身逃离的时间,他提着刀冲上前,并没有手下留情的准备。
艾玛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去找奈布了,她紧紧闭上了眼。
不过痛觉没有到来,她听到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响声。
眼前的人带着墨绿色的兜帽,持着独特的弯刀抵着彼特的小刀。
“奈布?”
“艾玛,你应该再小心点。”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有些冷淡的语气,艾玛能够确定眼前的人正是奈布,那个被宣告死亡的奈布·萨贝达。
彼特却显得有些惊慌:“你是谁!你是怎么……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胡乱地左右挥舞小刀。
“你应该多磨练下战斗技巧,不过你不会有那个机会了。”奈布轻松地挡下他的每一次攻击,金属碰撞声让奈布感到有些怀念,他甚至有些享受战斗的过程。
“艾玛,在这里等我。”奈布用弯刀把彼特的小刀挑飞,紧跟着笔直刺向他的脸,踱步到了彼特与森林出口之间。
彼特没有选择,他只能往森林更深处跑,但这正是奈布想要的。
艾玛没有追上去,她知道奈布要干什么,她不会阻止。
奈布回来时,正面的衣服上满是还未干涸的鲜血。他的弯刀已经收回了刀鞘。
“我不喜欢杀人,不过有需要的时候我也可以下手。而且,不见血的廓尔喀弯刀可不能收回刀鞘。”奈布把沾了血的外套脱下,紧紧拥住艾玛,“奈布·萨贝达,为你效忠。”
艾玛回抱着奈布,抬起头问他:“你是怎么回来的?”
“魔术师总有些小技巧,他们能让人看起来死了,也可以让本来应该死的人继续活着。”奈布歪头笑了笑,“不过,当时那个伤其实没那么严重。魔术师先生似乎只是想吓吓你们,不过他有点失算了。我只能顺着他先躲几年。现在我有新的身份了,他托人帮我拿到的。”
“奈布,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什么?”
“我在想回去该怎么惩罚你。”
“艾玛,我觉得我们应该想点别的。我是说,可以不要惩罚吗?”
“回去再说吧。”
“……艾玛,我很想你。”
“我知道。”
“你不知道。”
——

ps.路人确实就是死了,很彻底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