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瑞金】Long for colour②

#OOC注意

#色盲格瑞×志愿者金

格瑞第二次见到金是“色彩”项目的上门访问,因为开门的是家里的佣人,所以见到金的时候格瑞有些惊讶。

“嘿嘿,你好呀格瑞。”金进了门看到格瑞之后向他笑着打了招呼,脱下鞋整齐地摆在玄关处。

“你……”格瑞此时心里满是疑惑。金为什么来这里?金怎么知道他的住址的?金怎么来的?

“恩?我来做访问呀!我们那儿都有登记你们的住址的,这次来问问你们有没有确定参加项目。”金像是看出了格瑞的疑虑,又或是他已经拜访过几位患者,知道他们普遍想问什么了。

格瑞轻轻点了点头:“进来吧,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啦,我有自己带水的。”金从背着的斜挎包里拿出矿泉水向格瑞晃了晃,又把水放了回去,然后在里面翻找一番,拿出了一份文件袋。

金拿着文件袋看了看格瑞,又把文件袋放了回去:“格瑞,你想跟我聊聊天吗?”

“恩。”格瑞看着那耀眼的眸子,鬼使神差般的应了下来,“你不急着去下一家吗?”

“你是最后一个啦!”金朝着他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你家好大呀!”

格瑞在金的对面也坐下了,那个几乎没有说过话的佣人把客厅的窗帘稍稍拉了起来,然后就离开了客厅。

“还好。”格瑞端正地坐着,尽管有些想移开视线,但良好的家教还是让他直直地看向金的眼眸,“可能会有些暗,你介意的话……”

“不不不!没关系的!”金连忙打断了对面想起身的格瑞,“完全性视锥细胞功能障碍患者尤喜暗、畏光。”金像是在背教科书一般地说。

“现在的光线对你来说应该正好吧?”金试探性地问格瑞,身体稍稍前倾,作出一副等着格瑞发言的样子。

“恩。你了解的很多。”格瑞稍稍闭了闭眼,又睁开来看着金。

“嘿嘿,毕竟我是医学生嘛。而且我们以后可能还会结对呢,所以总得事先了解一下的。啊对了,如果你决定参加这个项目的话,我会跟你一组,然后就由我全程跟着你哦!”金兴致勃勃地说。

格瑞看着金的眼睛,那双眼闪着光,让格瑞不禁好奇那会是什么样的颜色。

“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看着那双眼有些失神的格瑞在内心这么想着,也这么说了出来。

当格瑞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他看到对面的金愣了一下,然后身体向前倾,仿佛试图跨过茶几凑到格瑞面前。

“是蓝色哦!啊,说起来蓝色的话——”金又坐了回去,稍稍垂下了头,“你可能会觉得蓝色太亮。绿色这类的颜色对你来说可能正好?”

“不知道。不过你的眼睛确实很亮。”格瑞轻轻摇了摇头。

“格瑞的眼睛也很亮哦!因为是紫色的嘛。而且很好看。”金眯着眼笑了笑。

“你似乎很喜欢我的眼睛。”格瑞取下了眼镜,稍稍眯了眯眼适应突然模糊的世界,让金更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睛。

金看着格瑞取下眼镜,好奇地再次凑上前,仔细地看着格瑞的眼睛。金看见那双好看的、微微摆动的、流转着些许光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便有些红了脸,于是赶紧又坐了回去。

格瑞看见金坐回了沙发,便又戴上了眼镜。

“唔,那个——你要不要看一下协议?”稍稍沉默了一会儿,金从包里又拿出了刚才那份文件袋。

“好。”格瑞接过那份文件,有些吃力地一字一字往下看。

“我来帮你读出来吧?”金稍稍起身问格瑞。

“……麻烦你了。”格瑞有些羞赧,但他确实难以看清这么小的字。

金便起身走到格瑞身旁,贴着格瑞坐下了,他看着那份有些长的协议,一字一句地读给格瑞听。

格瑞两只手拿着协议,耳朵听着金给他读那些如同公式化的内容,眼睛却时不时悄悄地看着一脸认真的金的侧脸。

格瑞感觉有些脸红,心跳也有些加速,金的头发比起他的眼睛稍有些暗淡了,但对格瑞的视觉来说是非常舒服、自然的感觉,而且看起来非常柔顺,让格瑞想到自家整天躺在窝里的猫。

从格瑞的角度只能看到金的右眼,虽然不是正对着自己,却也是亮的。“应该是很好看的颜色吧。”格瑞这么想着,有一种用手抚摸金的脸颊的冲动,但终是没有付诸于行动。

格瑞未曾如此渴求过色彩,没有产生过让色彩回到他眼中的想法,从未拥有过的东西何谈逝去,又何谈回来。然而此刻格瑞却比任何人都渴望色彩,他渴望看到金的发色、金的瞳色、金的肤色,他想看到关于金的一切颜色。

格瑞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连忙移开视线看着那份已经到第三页的协议。他觉得金对自己有一种奇怪的吸引力,像是一见钟情一般让自己着迷。

从未恋爱过的格瑞此刻觉得自己像是恋爱了一般。

“——就是这样啦!”金读完了长长的协议,舒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到了同样看着自己的格瑞,突然觉得有些害羞,随后意识到他现在正贴着格瑞,便赶紧向旁边挪了挪。

“说、说起来,格瑞,你家人不在吗?”为了掩饰尴尬,金向四周看了看。

“恩,他们去工作了。”格瑞也有些尴尬地推了推眼镜,“是在这里签字吗?”格瑞从茶几上的笔筒里拿了支黑笔,拔开笔帽准备签字。

“恩?啊对。”金回头看着那份将要落在纸上的笔,“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吗?风险很大哦?”

“没事。”格瑞缓缓地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是非常秀丽干净的字。

“唔,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就算了——你为什么想看到颜色呢?这个项目可不是治好这个病,只是让你能借助仪器像普通人一样看到颜色哦?”金暗自欣赏着格瑞好看的字,问出了他心里的疑惑。

“……”格瑞合上笔并把它放回了笔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我想看到你的颜色。即便只有一瞬也好。”

“是这样啊——欸?!”金听到后先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态度,然后突然看向了格瑞,显得非常震惊,又有些开心的样子。

“就、就为了看到我的颜色吗?”他小心地、轻轻地问格瑞。

“恩。”格瑞虽然有些害羞,却依旧直直地看着金的眼睛,“虽然也想看看其他的颜色,但最想看的还是你。”

金唰地红了脸,显得有些局促,支支吾吾的像是要说些什么。但这时一旁却传来了软软的“喵”的一声。

“恩?”金转头的同时感觉有什么跃上了沙发正蹭着他的手,软软的毛茸茸的,让人不禁想伸手抚摸。

“牛奶?”格瑞低头看见了这个有点胖胖的小家伙。

“咦?牛奶?是它的——名字吗?”金低头看着这只白色掺着灰色的布偶猫。

“恩。是我家的猫,平常都挺怕生的,看起来挺喜欢金。”格瑞柔和了神情,左手撑着沙发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牛奶的头。

“虽然名字有点怪……”金小声地吐槽着,也伸出手想摸摸它。

“咔哒”门那边传出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格瑞,家里的牛奶好像不够了,我又买了点回来哦——恩?”开门进来的正是希诺,愣了一下后她温和地笑着,“啊,是朋友吗?正好今天菜买的有点多了,留下来吃晚饭吧?真少见呢,格瑞会带朋友回家玩。”

“母亲……”格瑞收回手坐直了身体,想要解释些什么。

“阿、阿姨,我是那个——‘色彩‘项目的志愿者啦!”金左手搭在牛奶身上任凭牛奶抱着玩,右手指着自己,随后又悄悄看了看格瑞,“不过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恩。”格瑞轻轻点头。

“是这样啊。没关系,难得格瑞交了朋友,一起吃顿饭吧。”希诺把手里的食材和牛奶递给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佣人。

“啊,那我就不客气啦。要麻烦你了,阿姨。”金眯起眼笑了笑,起身走回自己原先的位置,从包里拿出手机给秋发短信。

“那我去做饭啦。格瑞,好好招待朋友哦。”希诺柔和地笑着向厨房走去,佣人默默地拎着食材跟在她身后。

格瑞点点头,把那份签好字的协议装回了文件袋,递给了金。金把文件袋和手机一起收进包里,抬头继续和格瑞闲聊。牛奶则跳下沙发到厨房撒娇去了。

“欸,你跟我一个学校!”

“是吗。”

“是啊!我在医学系还算蛮有名的,嘿嘿,你可以去打听看看?”

“恩,好像确实听说过。嘉德罗斯说医学系的中二金毛虽然人傻但是成绩还不错。”

“什……!唔啊那个金毛混蛋!啊不过金毛其实也不是什么错啦——”

“……”

“恩?格瑞你在笑吗?这可是个很严肃的事哦!我一定要去找他算账!”

“没。那家伙不过是个自大狂,你不用在意。”

“哼,说的也是。”金鼓着嘴愤愤地说。

不远处希诺从厨房探出了头:“格瑞,还有那个——格瑞的朋友,要准备吃饭了哦。”

“啊,忘了介绍了!阿姨,我叫金哦,待会儿留个电话,以后有事尽管找我!”金转过头看着端着锅的希诺。

“好。”希诺眯眼笑了笑,又回厨房继续最后的装盘了。

那个沉默的佣人把一盘盘冒着热气的菜从厨房端出来,放在客厅里离玄关稍远些的餐桌上。不一会儿,希诺也端着最后一盘菜上了桌,佣人从厨房用托盘端了三碗饭出来,一一摆在了桌上。

“该吃饭了。”格瑞轻轻拍了拍重新跳上沙发的牛奶的脑袋,起身走向餐桌。随后金也应了一声,跟着格瑞走到餐桌旁。

希诺已经坐下了,格瑞也坐在了希诺的对面,于是金就坐在剩下那一碗饭所在的位置。

方方正正的木质餐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金在希诺和格瑞都动筷之后也夹了一口菜,直呼:“阿姨你的饭做得好好吃啊!色香味俱全!”

“呵呵,谢谢夸奖。”希诺笑了笑,招呼着金多吃点。

金也就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吃着,吃完不忘重新夸赞一番希诺的手艺。随后金和格瑞互相留了电话,稍稍又闲聊几句便告别了。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