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瑞金〗Wish

又是一篇虐文_(:з)∠)_这次是BE——当然你们忽视最后两行的话就是HE啦x
下一篇一定是糖!一定是糖!
ooc可能
算是有自设?
OK?  ↓

     凹凸大赛结束了,一切回归沉寂。创世神给格瑞一周的时间,让他认真思考自己的愿望。

     格瑞坚信自己的内心不会动摇,他在心里轻轻地嘲笑了一番金的天真想法——复活所有人是绝不可能的。

      “至少在离开前,把那些旧物整理一下吧。”

     创世神这么说道。

     格瑞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他回到了登格鲁星,四周的一切都没变,但格瑞却觉得这里一切都不一样了。

       「似乎太安静了点。」

     格瑞在心里疑惑道。

       「这里是——以前和金一起走过的路。」

       「金在这里因为跑太快摔了一跤。」

       「秋姐经常带我和金来这家店。」

     “呀,这不是格瑞吗!金怎么没跟你一起?你们俩是不是又吵架了啊,哈哈哈。你多让着点金嘛,那小子傻归傻,天天粘着你也是在意你嘛对吧……”

     店主见到许久未见的格瑞显得有些激动,唠叨的毛病不减反增。只是格瑞向他稍稍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之后的话都听得不太真切了。

       「这里是金最喜欢的——」

     格瑞的思绪戛然而止,他发现自己的记忆中满满地全是金,那抹金色的阳光,海一般蓝得动人的眼眸,格瑞无数次险些坠入那片海。

     格瑞告诫自己,他最想实现的愿望与金无关,与登格鲁星的一切无关。

     终于走到了熟悉的屋前,格瑞抬头看了眼木屋,径直向一旁的小仓库走去。

     仓库里的东西似乎是被金理过了,或者说堆砌在一起,各种东西都被丢在了一起。

       「看来要整理出我需要的东西有些麻烦了。」

     格瑞一件件地把那些堆在一起的物件拿出来整理,大多都早已落灰,蹭得格瑞手上衣服上全是棕灰色的一片。

     突然,在那一堆杂乱的物件下传出了清脆的“叮”的一声。

     若是平常那样金也在一旁的话,恐怕这一声细微而短促的声响是不会被注意到的,但如今金已不在,格瑞便轻易地发觉了那一声清脆的似乎是八音盒的声音。

     又是一阵翻找,格瑞终于拿出了那个外表似小木块的八音盒。

     八音盒的木质外壳早就落满了灰,手指轻轻一抹就是一层灰。发条也早就扭曲变形了,只是勉强能转动。

     格瑞轻轻地转动了发条,发出了“咯哒咯哒”的声音。

     八音盒的滚筒缓慢转了起来,弯折的簧片被轻拨,发出了带着杂音的清脆音符。原本舒缓优美的旋律,此刻却因为簧片的破烂不堪而变得零零散散,更是显得杂乱,杂音与清脆的音色交织,格瑞突然想起了那个伤痕累累的金色阳光。

     八音盒的旋律突然停了,按理说格瑞转的发条圈数足够他听完这一段,可滚筒却是停下了转动。

     格瑞轻轻地碰了下发条,滚筒便又跟着发条继续转了起来,继续那杂乱的旋律。

       「他也是……突然间消逝的——我的阳光。」

     发条终于还是停下了,把格瑞从深深的回忆中猛然拉出。

     格瑞把八音盒轻轻地放在了一边,继续翻找起来。

     这次出现的是一张相片。相片上年幼的金笑得灿烂,一手搭上了同样年幼的格瑞的肩。而格瑞虽是把头偏向了另一边且依旧一脸平静,但脸上和耳朵尖上的淡淡粉红却表明了他内心的欢喜和害羞。

     那时的自己是什么心情呢?说到底那时发生了什么要拍下这么一张照片呢?

     格瑞的心里这么问着自己。

     他仔细地观察了这张相片,背景似乎就是不远处的那片树林,会给他们照相的想必就是秋姐了吧。

     格瑞又陷入了回忆,只是这次他不知道该把回忆追溯到什么时候。

     可能是他初来乍到的时候吧,或许是金和秋收留了格瑞并与他熟络起来后为了纪念而照的。

     也有可能是那次从魔兽口中救下了金。

     多半是那次吧,相片上的金还留着些伤。

     当时秋担心许久没有回家的金遇到什么麻烦,就让格瑞去树林里找找。而找到了金的格瑞看到的却是一身灰土、挂彩的金,以及金对面作势攻击的魔兽。想都没想,格瑞拿着木刀冲上去抵住了魔兽的攻击,并回击了一刀,魔兽见形势不利便也就离开了。

     后来出了树林的时候遇到了实在放心不下而跟来的秋,金看到了秋立马从格瑞身边离开,大声地向秋转述格瑞的英勇和帅气。

     身上挂着还没来得及摘下的相机的秋先是轻轻揪了下金的脸颊,然后一边狠狠蹂躏金的金发一边告诫金以后不许一个人进树林。

     金看着秋的相机,突发奇想地要求和格瑞合照,并且不由分说地跳回格瑞身边勾住了他,催促秋。

     是了,这张相片就是这么来的。

     只是格瑞不明白,这张相片理应比那八音盒更久远,为什么看起来却是比八音盒更新一些,或者说灰更少许多。

       「难道金也看到了这个,而且还擦过了?他会在背面留言吗?」

     这样的念头刚一出现就被格瑞否决了,但他还是看了一眼相片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在期待些什么啊,那个笨蛋怎么可能会留言。」

     格瑞此时心里再次充满了金,每一个角落都是那抹金色阳光,每一处坑洞都被湛蓝海洋填满。

     他突然发现金像是无处不在一般,而自己每次都冰冷地远离他,像是被囚禁在过去一般容不下当下的阳光。只是现在他突然被那阳光解救了出来,但阳光却消逝得无影无踪。

     他忍不住想哭,只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出,他只能就着蹲下的姿势缓缓地埋下了头,不顾衣袖上的灰尘,把脸埋在臂弯里。他似乎闻到了残留的阳光温暖的气味,耳边像是有温柔的海水轻拍在沙滩上。

     他可能无法独活。

       「金——」

     “你的愿望我已经听到了,现在就帮你实现吧。”

     创世神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格瑞猛地抬头,不知道创世神听到的究竟是哪个愿望。

     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格瑞的眼前闪过了一片雪白,然后他就站在了他的木屋里。

     木屋的门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格瑞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进来的会是他的父母亲人,还是金,或是其他的谁。

     无论如何,或许他都已经无法反悔了。

     “进来吧。”

     平静的声音却是微微发着抖。

     说起来,如果是金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直接推门而入吧。

     格瑞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推门进来的是秋。

     格瑞有些惊讶:“秋姐?你怎么……”

     “不是你许愿的吗?让我们一起回到了这里,回到了家,还让金的朋友们搬到了这里。”

     “格瑞——!”

     秋的身后急速奔来的正是金,张开了手臂,带着灿烂的笑,是如往常一样的金。

     格瑞这次没有抗拒,反而接住了跑来的金,顺势紧紧抱住了他。

     “格瑞?你怎么了,格瑞?”

     金有些疑惑格瑞的反常。

     “金,我不会再放手了。我不会让你受伤,不会让你伤心,我会永远保护你。”

      “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啊格瑞。不过你这么说我很开心啦!但是你不放手我怎么走路怎么吃饭呀?”

      “笨蛋金,格瑞的意思是他喜欢你,想娶你。”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边的凯莉满脸嫌弃又无奈地对金说。

      “哦这样啊!嘿嘿,我也喜欢格瑞!”

      “不要把最重要的后半句忽视呀金!”

      紫堂幻也到了格瑞的木屋。

       「那么就,祝你好梦啦——格、瑞。」

       「希望你醒来后,能踏踏实实为我工作——」

2017-06-09 /  标签 : 瑞金凹凸世界 27 9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