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渴望小手手

☆嘿,点开我☆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目前:第五人格/碧蓝航线/小英雄/镇魂。
文主要都是d5的。
想要小手手小心心小评论。
话废,超废,文也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想到什么再加吧)

〖瑞金〗killing and mistaking

#用太太们的话来说“人物属于凹凸,OOC属于我”,但是真正ooc的只有我的文x#
#有虐?##放心,是HE#
OK? ↓

     凹凸大赛终于还是进入了最后阶段,剩余的参赛者也渐渐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胜者只有一人。这意味着不管是曾经敌人还是曾经的同伴,都不可能同存而只能同亡。

     金一直逃避着这个事实,他依旧时刻想要和格瑞腻在一起,依旧带着毫无防备的笑面对紫堂和凯莉。格瑞似乎也是往常那般冷漠,只是他的神情变得有些沉重;凯莉还是对金一阵冷嘲热讽,但意料之外地温柔了些许;相较之下紫堂却是变了许多,他成天都苦着脸,担忧地看着金,对凯莉的那些诸如“金,真亏你还能这么淡定。决赛的时候我可不会放水。”这类的狠话更是显得无来由得悲伤。

     当然,金对于这些或大或小的异常都置之不理,只当是决赛前同伴们内心的不舍和不忍,一心一意担任一群人中的开心果,直到决赛开始。

     决赛依旧是大乱斗的形式,只是参赛者们大都不会轻易结对了,“大乱斗”成为了真正的大乱斗。

     金在决赛一开始就被三个同伴丢下了,无奈的他只好四处闲逛,顺便找找这三个行为异常的同伴,时不时打败几个偶然发现他的参赛者,抱着歉意向正在消失的他们道别。

     另外三人这边完全不似金一般悠闲,他们疯狂猎杀着参赛者。且不论格瑞和凯莉,紫堂幻也竭力猎杀他找到的参赛者,毫不留情地打败,然后向他们致歉,循环往复。

     他们唯独没有闲心搜查的,恰是金所在的一小片区域。

     一番激烈的乱战过后,剩余的参赛者已经不多了,场地因此被迫缩小以增加参赛者们相遇的几率。多亏于此,金总算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三个同伴,伤痕累累的同伴。

     一番关心过后却是一场新的战斗,所有存活着的参赛者都集中到了一片空旷的区域——更大规模的乱战开始了。

     嘉德罗斯早在决赛前就已被淘汰,退出这场荒谬的游戏前他笑得张狂:“哼,格瑞!我很期待你的选择。哈哈哈哈——”

     于是此刻对于格瑞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凯莉和紫堂幻虽是有些吃力,却也是存活到了最后。而金这边,由于他骨骼清奇所以毫发无伤。

     最终只剩下了他们四人。格瑞和凯莉都一副认真的表情,紫堂幻有些不知所措。金意外地也沉下了脸,缓缓开了口:“那个——我们还是停战吧?你们看,要是我们不打,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对吧。大家都是朋友嘛,总不能……”

     话未说完,格瑞首先提起刀冲向紫堂幻,凯莉驱动着星月刃向格瑞攻击,另一边驱动着星状武器向紫堂幻攻击。

     紫堂幻像是早有所料般进行了及时的防御,但无奈两人的同时攻击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全然接下,更何况光是抵挡格瑞的烈斩就已经相当吃力。然而格瑞躲避了星月刃后丝毫不给堪堪躲过烈斩的紫堂喘息的空余,在烈斩将要擦过紫堂时转了个方向狠狠砍了过去,把紫堂击飞出去撞在粗壮的树干上,紫堂垂着头像是失去了意识,接着身体开始渐渐解离崩散。

     一旁的金还处在震惊中,连一声“紫堂”都来不及喊出,就看见格瑞继续提刀向匆忙唤回星月刃的凯莉冲去。金放弃了未出口的那一声“紫堂”,无措地站在原地向格瑞喊:“格瑞!你在干什么啊格瑞!”

     然而格瑞却是丝毫没有停顿地将烈斩挥向凯莉。没来得及将星月刃当做盾牌挡在身前,凯莉“啧”了一声渐渐消失。

     金这下急了眼,抬腿握着拳冲向格瑞:“格瑞!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格瑞沉着脸,手里提着发着莹莹绿色的烈斩,在金将要挥拳砸向他的脸时抬刀挡住了略显无力的一击:“金,你还是太天真了。我说过你不应该来这里。胜者只有一人,金,而且这个人会是我。”

     金满脸暴怒的模样,发了疯似的用元力技能攻击着格瑞。而格瑞则冷静地一招一招接下并化解了攻击。

     当金终于感觉到疲累时,四周早已面目全非,格瑞也提着烈斩急促地喘着气,脸上早已布满汗水。

     金有些放松了下来,他觉得格瑞多半不会发起攻击了,便一屁股坐在了坑坑洼洼的地上,喘着气想要责骂格瑞,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提刀冲过来的格瑞。起身已经来不及了,金心想他还是高估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内心不知是后悔还是惭愧。

     他其实早已做好打算,若是实在迫不得已,那么这个恶人就有他来做。他可以拼尽全力打败所有人,包括格瑞,然后他可以许愿让所有人都复活,到那时,原本怨恨他的这些同伴必然会原谅他的。他早已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只是没想到一向护着他的格瑞不仅打败了——或者说杀了——紫堂和凯莉,甚至毫不犹豫地提刀冲向自己。

     “也好,至少你能活下去。”最后一刻金这样想,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格瑞的刀确实停顿了,但那也只是一瞬,甚至速度几乎没有变化地砍向金。

     “为什么你还是一脸冷静呢,是早就打算好了吗,格瑞?”消失前金心想道。

     “参赛者——格瑞,恭喜你获得了凹凸大赛的冠军。你有什么心愿吗,无论什么都可以,创世神现在正听着,你的心愿马上就可以实现。”

     “——”

     “是吗,你确定?”

     “确定。现在就实现它吧。”

     “……好,那么就如你所愿吧。”
   
     ……

     一年后的金依旧粗脑筋,路痴属性也依旧没变,不过好在紫堂和凯莉会自己来找他玩,那个时常喊他“渣渣”的嘉德罗斯有时也会“路过”一下,几个人一起开派对似的闹腾起来。

     然而金的身边再也没看到格瑞出现,金似乎也不在意,就算远远望见了那抹银白,也只是停顿一下而已。

     直到两年后的深秋,金的姐姐秋揪住了格瑞把他拖到金面前。当时的金先是惊讶,然后一脸冷静地等着秋或者格瑞开口。

     格瑞有些局促,不知该如何开口,眼神也不敢停留在金身上,只能望向一边。

     最终还是金开的口:“格瑞,我没有生你的气。……好吧,一开始我确实是很生气啦!但那只是因为你都没跟我商量嘛!我都准备好当一回恶人了,结果你居然比我先出手,这太不公平了!格瑞,我……”

     格瑞这次又没有让金说完,他在听完金的第一句后就惊讶地看向了那个太阳般耀眼的人,不等金说完他就把手张开拦在金的嘴前,带着歉意对金说:“金,对不起,其实我和凯莉他们早就商量过了——在瞒着你的情况下,无论我们中的哪个都不会让你主动伤害同伴的。我们会代替你,消灭那些你不想消灭的敌人,打败那些你不想打败的同伴,我们甚至可以打败你,代替你许下你一定会许的心愿。这是我们能做到的,对你最大的保护了。”

     格瑞一反常态地说了一大堆话,同时他紫罗兰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金,像是要把他望穿了似的:“金,虽然我同意我们三个人定下的约定,但是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就算是我死后也不行。金……”

     格瑞突然停顿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一旁的秋微笑着戳了戳格瑞,又对他比了个大拇指,金一脸迷茫看着秋和格瑞。

     “金……我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像是我的太阳,一直陪伴我温暖我。你可能会觉得我很奇怪,但是我还是会对你说——我喜欢你,金。不是朋友间的喜欢,是……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一生一世,无论到哪里无论过了多久,我都想和你在一起。”

     一旁的秋此刻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正看着金等待他的回复。

     而金却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像是老旧的电脑处理一些大计算量的程序一般,金在几秒过后终于给出了反应:“格瑞,我也喜欢你!”

     于是忐忑不安的格瑞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受到了告白后金的第一个拥抱,紧紧的拥抱。像是要把两年来所有的拥抱——虽然格瑞之前几乎不会让金抱到他——都抱回来。

     门外的一群人瞬间从窗台下冒出来欢呼、鼓掌,凯莉还是像两年前那样用冷嘲热讽来祝福他们,不过说到底这到底是真心的祝福还是因为找不到男朋友而……好吧还是不说这个了;紫堂的性格也没变,一边祝福着一边脸上写满了开心。

     至于格瑞和金之后发生了什么,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2017-06-05 /  标签 : 凹凸世界瑞金 21 6  
评论(6)
热度(21)